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蓝佑执事
    吉吉从回忆里抽出关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色制服,戴着黑框眼镜的高瘦男子的身份。越是看起来温柔的笑容,越是让吉吉的内心寒冷地不住打颤。

     蓝佑执事,高级魔法师,从地界上层派来照料我们这些孤儿的贵族子弟。

     蓝家族是地界和天界都有人脉的大家族,略有耳闻的人都会知道,蓝家的本家四兄妹的事情。

     大哥蓝芯,特级魔法师,现在已经在天界任职,据说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冷酷美男子,行事作风又风雷厉风行,虽然有很多人暗地里想要给他设下绊子,但都被轻松识破,并且也不追究。总之,就是一个不太容易亲近的人。

     双胞胎的蓝佐和蓝佑,依靠眼睛下的泪痣来判断谁是谁,蓝佐的右眼有泪痣,蓝佑的则是在左眼。另蓝佐服务于教育会,是一名拥有高级魔法师证的教师,现在是地界上层波噜波鲁斯魔法学校的校长。关于学校的名字,实在太过奇怪,所以蓝佐校长向理事会提出了多次建议更改,但都被驳回了,理由是这是过去某个大贤者的名字。估计现在蓝佐校长还在试图更改这个名字吧。

     不过,即使是诸葛佟感觉上似乎很随便的人,也不想在怎么奇怪的名字的学校入学吧,可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在一个月后的秋季,十一岁的拥有魔法适应的孩子们纷纷将进入分布在地界上层各地的魔法学校,而两个孩子的入学波噜波鲁斯魔法学校的推荐书已经由教会的蓝佑执事“亲切”地准备好了。

     最后一个人,年龄最小的蓝蕊,听说也是今年刚满十一岁,是蓝家的本家的掌上明珠。对于她的了解就仅仅限于“美少女”这单薄的三个字了。

     相比较其他的三人来讲,相处了三年的蓝佑执事,才是吉吉现如今最深入了解的,也是最能知道其恐怖之处的。

     “嗯……嗯……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因为两周的时间一直闷在修道院里,担心出了院墙走到巷道里小佟就会找不到回来的路,你就好心地作为向导陪她绕了周围的小巷子走了一大圈吗?”

     蓝佑若有所思地用碧蓝又深邃的眼睛盯着吉吉的略微发烫的耳朵看着。

     “我是希望你不要撒这种毫无意义的谎啦,”蓝佑用修长的手指扶了扶镜框,略显无奈的说,“虽然以小佟的实力不太可能会受伤,但你就……”

     吉吉不想听接下来的一句。

     自己既不是无能者,但也不被抱以多大的希望,自己的职责不过是不要让自己受伤,不要让危险的她“玩火过甚”罢了。

     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精明,反应也不迅速,但吉吉其实自认为自己比修道院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明白他们和自己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

     无论多么努力,魔力的提升都不会有多少大跨步的表现了,这点是经过实践的考验留存下来的经验之谈,在身体上留存的文字的数量往往代表着这个人所储存的魔力。

     十以内的奇妙文字,可以达到的高度也就是初级魔法师了,百以内则是中级,依次类推,有上千文字附在身上的孩子将来必然会成为高级的魔法师。而对于这些看不懂的文字,有些魔法师会用一些巧妙的办法来遮蔽它,而有些则会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以彰显自己的实力。

     “作为惩戒,这次流民们的面包和粥就由你来派送了,听说一共有好几万人呢……不要累倒下了哦。”

     蓝佑执事,笑着又说:“尽管吉吉你看起来比较软弱容易被欺负,但是现场的秩序尽量维持好,最近总有人不怀好意地来捣乱,不过你一定没问题的。”

     说着拍了拍吉吉的肩膀以示鼓励。

     这不就和让一头羊去指挥一群狼一样无谋嘛。

     但吉吉并没有将更多的怨言表现出来。

     毕竟,比起在荒山野岭中不带干粮的野外生存一个月,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一想起曾经被一个人丢在那儿的一个月的艰苦生活,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狼嚎以及遭遇暴躁的狗熊的那段日子,最后四处奔逃活下来的时候,吉吉望向蓝佑的眼神就像小狗乞食一般。

     抛到脑海中的不快回忆,吉吉开始向救济处走去。

     ……

     修道院院外临时搭建了好多个棚子,作为临时的救济处。

     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来“光顾”,但是最近听说上层的布库克斯王国和左拉比索王国联合对私自侵占了茉雅公国国土的普罗耶士联邦发起了战争。大多数流民都会来涌向各大修道院乞求暂时的安宁。

     吉吉迅速且准确地记住了库存的粮食,以及打听将要来到这个方向的流民的数量,计算可以让他们持续待多长的时间,场地什么的也得准备好。

     就在这时,挎着个包的佟又来打搅了。

     “一起去玩吧!在城西处有一座古宅,明明里面没有人了却总是发出奇怪的声响。总之,有没有兴趣……”

     已知是少女的佟红色的发梢贴到了吉吉白皙的脖子上,用手捏着后者的脸一边笑意满满一边发问。

     “抱歉……暂时没那个功夫。”吉吉如此轻描淡写地回答。

     明明才认识了两个星期,为什么就这么自来熟啊,虽说蓝佑执事安排给自己的任务相当于是她的“监护人”这样的概念,话说回来怎么会让同龄的孩子去管同龄人呢,非常符合蓝佑执事不可理喻的作风,完全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每次闯祸了都得自己来负责。这还只是两个星期而已,就已经被罚整理资料室的资料三遍(总是会被搞乱),刷掉墙上的涂鸦十遍(其中有更小的孩子们的杰作,但是佟用魔力画出来的东西也只有用魔力才能销毁掉,其中耗费了吉吉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

     如果不是为了觊觎她那庞大的魔力能够帮助实现自己的第一个目标,吉吉才不会想主动和这样麻烦的家伙走到一块去。

     虽说会计较这些得失的吉吉也是个麻烦主。

     “切……那我就自己去咯。”佟说着就要走的样子。

     心想着她脱离了修道院的范围自己一定得跟着去。吉吉无奈的回答:“等我派完今天的份,晚上再一起去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佟开心地笑着。

     没过一会儿,像海浪一般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难民,吉吉和其他的修道院孤儿们以及修士修女们一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而回过头来的时候,佟坐在高高的屋顶之上,无聊地看着这一切。

     流民之中,还混杂着差不多和吉吉他们同龄的小流氓们,混乱的现场即将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