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两人都来不及错愕,后面的黑雾依然在蔓延过来。

     趁着这点时间,少年抛过来一张符录,沈晋之依然还有些恍惚,不过灵力已经注入,身体便极快地轻盈起来,看来是张神行符。

     大概也是觉得这样地躲避不是办法,沈晋之福至心灵地往后甩了两张符,两张都是风符,原本是顾倚为了让沈晋之锻炼在强风下的能力而准备的,当然还有雷符雨符,沈晋之觉得那只是顾倚说的好听,单纯想拿他找个乐子罢了。

     那黑雾诡异得很,沈晋之原本只是试一试,却没想到真的起了效果,风符符咒亮起,那黑雾顿了顿,向后散去了些,沈晋之和肴自然抓起时间便跑,也不知哪里有了个暗门,两人进了那暗门,还来不及看那暗门里有些什么,肴便把指尖咬出一点血,飞快地在石门上画起咒文。

     沈晋之看不大懂,但是似乎是避魔咒之类的。

     暗门内是一间屋子,肴燃了一张光符,所幸这暗门内只是一间很普通,也被洗劫一空的屋子,只剩下一张石床,几张石凳,以及一个堆满灰尘的蒲团。

     沈晋之第一时间便是去看肴的脸,昏暗的石屋里,他细细打量着那曾经受伤过的一边,少年的面容果真全然复原了,他心情放下来,又有些放不下来。

     肴一时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沈晋之也不知说些什么,也看着他。

     沈晋之想他原本跟着那支万瑞宗的队伍,不动声色地找到他,好好看一看他,到底过得好不好。

     然后潇洒一点,高兴一点,别提以前之前所有不幸的事,也不问为什么,就那么简简单单像一个旧友打个招呼。

     毕竟,他那时候面对的就是公子肴了,一个原文中根本无法把握的人,可能见不了多少面,渐行渐远地变成陌生人了,他或越来越强大,然后爱上纪初莲,然后一直强大,不会再是紫霞山小镇上那个孩子气的少年了。

     可是现在他什么轻松的表情都做不出来,那对面的少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欣喜也没有难过,只是这样静静看着他……那双眼睛依然清澈得没有波纹,只是如今,倒像是……满含委屈。

     对,就是委屈。

     沈晋之觉得自己无措起来,他面前这个人哪里是公子肴,分明只是肴而已,只是那个紫霞山小镇上的少年,孩子气得让他担忧。

     “肴……你……上次的伤?”

     不论如何,总要人打破沉默,沈晋之虽然不想再提及这些事,但是也不能将这些事留在心中。

     他面前的只是肴,而还不是公子肴,他和肴没有芥蒂,是恍若相识多年的旧友,也生死相依过,所以也不能有芥蒂。

     肴垂下眼眸,道:“我去了万瑞宗,治好了。”

     肴和以前一样,沈晋之不着边地想,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那个噩梦中一半腐烂一半绝色的少年终于渐渐隐下去,但是他又和以前不大一样,从前的肴对着他要高兴得多,现在生疏地低着头,仿佛他们没有相熟一样。

     这短短一句,沈晋之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东西。

     他又想,我怎么可以不去找他呢。

     他一个人去万瑞宗,人家那么庞大的宗门,他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五灵根,人家也只会觉得他是一个五灵根,他那时带着伤,到底怎么去了万瑞宗,又怎么到了万瑞宗,又怎么进了万瑞宗……

     这其中的艰难险阻,沈晋之什么都不知道,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肴见他不说话,抬起眸子看他,忽然道:“我们以前约好要一起修炼的。”

     这一句,也是百般委屈。

     沈晋之轻轻道:“对不起。”

     他以为他是公子肴,就放任他去了。

     那时候他执意去救萧雪薇,那毁了容的少年也由得他去,他问他疼不疼,他说不,他就不去管了,可是怎么会不疼呢,可是为什么忍着疼呢,那是因为……他想和他在一块吧。

     为什么不呢,他们原本约好的,像是那些传奇故事里那样,在尘世间年幼时两个人做了挚友,去了修仙界也一齐修行,于是双双奇遇一番,生死依托一番,互相僚机一番,总之……便是一世的挚友了。

     因为凡间的落魄年幼时,他们还只拥有彼此罢了。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公子肴呢,怎么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那样戾气城府的人呢,他那时候只是肴而已,他对沈晋之好到莫名其妙,可是沈晋之也不觉得奇怪,因为那是肴。

     肴不说话。

     沈晋之忽然向前一步搂住少年的肩膀,心跳的很快。

     “对不起,没去找你。”

     少年似乎是愣了愣,停了半晌,将手环住他的腰。

     沈晋之见他不说话,刚想放开他看看是怎么个神情状态,腰却被骤然抱紧了,对方原本只是环着,现下却抱的很紧。

     “我很想你。”

     那声音有些哑,又很好听,沈晋之有些恍惚。

     “我很想你……阿晋,这里太大了,我只认得你。”

     可是他没去找他。

     沈晋之觉得自己心口疼,怪怪的。

     可就是疼,特别心疼。

     于是他压下心底所有奇怪的,乱七八糟的情绪,只是单纯地反抱了少年。

     沈晋之以前是个特别好的情人,他也不知为何,忽然用那类似对着情人的语气安慰他道:“我也想你。”

     就是觉得合适,也觉得应该,不去问什么,哪怕他心里已经感知到这种情绪的苗头,但还是第一时间压了下去,什么都不再想,只想好好抱着这个少年。

     原来这么思念,奇怪,他想,为什么之前没有想过他原来这么思念他,这个孩子气的肴,还不是公子肴的肴。

     沈晋之心底觉得不太妙。

     不,是太不妙了。

     有什么情绪在失控……

     蓝衣少年反搂住面前人的腰,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垂着眼眸,低低地笑。

     边上那个旁人看不见的影子也低低地笑:“说的多委屈,好像真的一样。”

     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自从上次吸收那古魔残肢后,“黑肴”显然实力大增,变得更加肆意妄为,进出无畏了。

     不,他只是他的心魔,他闭上眼睛,心中慢慢打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