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何徐楚看着台上二人,一时也来了几分兴趣。

     他先是看向王冲,王冲此子相貌平平,资质虽然是个异变的雷灵根,却也是个搀着颇多杂质的三灵根,虽然在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但是在一众内门弟子中却也是平平了。

     不过此子贵在肯努力细心,他是修仙世家中的弟子,自小修炼不说,又是脚踏实地,基础十分扎实,如今这练气十层的修行也是自己一点一滴上来的。

     而这纪初柏,据说原本是个剑灵之体,可惜上次见时不过是方方踏入了练气期的模样,又听闻此子行为轻浮,颇不得师父的心思,如今看这少年芝兰玉树的模样也不过是光光有副皮囊罢了,后来这剑灵之体没拜入落紫宗第一剑修的门下,反而拜入了那听闻脾气十分古怪的顾师叔门下。如今这修为倒是在短短六个月内精进了许多,可是多半也是食用了众多的仙丹灵药的缘故。

     想起这点他的神情又有些古怪,大家当时也有目共睹了这剑灵之体不受师父宠爱,久未拜师便罢了,估计在修行这一事上也得不到多少的助力,反而艰难些,如今拜在了顾师叔门下,倒是灵丹仙药如同粗茶淡饭般囫囵吞了如此之多,究竟是好是坏,也实在是难说。

     沈晋之抖了抖衣袖,恭恭敬敬地在台上先是给几位师兄行了礼,沈晋之这人,纵然心里其实紧张得很,也总归是最爱面子,决不让别人瞧出来的。

     战台约莫几十来丈长宽,不算狭窄,用在这内门小试上倒是还算合适的。

     先前说了王冲相貌平平,资质也是平平,这脑子也算不上灵光,对于大部分弟子的精明狡猾,各自肚子里不知道几团黑来说,王冲算得上是憨厚老实了,他虽然是世家出身,却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没有古鸣怀那般傲慢自恃,虽然沈晋之修为低他一层,却也不敢粗心大意。

     “师弟可要小心了。”

     沈晋之朝着王冲微微一笑,算是表示自己已知。

     王冲突然觉得这师弟气质斐然,相比自己的粗莽,有些不好意思下来。

     沈晋之却没有不好意思,手中灵光一闪,便是一把长剑。

     “咦?”何徐楚轻轻出声。

     扶弦听见何徐楚都轻叹了一声,她对于那顾师叔也没有什么了解,只觉得那定然是好货了,于是轻轻撞了撞纪初莲的肩膀。

     “你这堂哥到底什么手段?”

     纪初莲疑惑地摇了摇头,贝齿轻咬,似是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与纪初柏的修为,“我也不知……”

     沈晋之手上这剑是好剑,却也不好不到哪里去,只是那顾倚随手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拾出来的,毕竟顾倚不在练气期太多年了,这还是难得有适合练气期弟子使用的。

     何徐楚惊叹的不是这把剑,而是沈晋之握剑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微妙,便是沈晋之的气息很好地与那把剑交融在一起了,那把剑……简直就像是臣服在他的手中,为他所用极其的感觉。

     这剑灵之体还未出招,气息上便不同了。

     王冲虽然不如何徐楚那样体会得到这种气息,但是神色也凝重了下来,只觉得这位小师弟,大概不会好对付到哪里去。

     见沈晋之没有要先出手的样子,便觉得先发制人,手中一柄重锤,正是他如今用的最为顺手的山火雷心锤,脚下速度飞快向沈晋之攻去。

     沈晋之原地未动,眼睛却死死盯着王冲的动作。

     正当王冲快到之时,手中一张符咒闪动,原本便快的身影忽然变得缥缈了起来,显然是提了速度。

     沈晋之暗道不好,他原本自持看得清楚王冲的动作,可以后发制人,只是人便是人,实战便是实战,便是那街头打架,也多的是变数。

     不过沈晋之却也不急,手中剑身一闪,三柄化身便护在他的四周。

     “这分剑术怕有小成了。”何徐楚心中暗暗赞叹。

     化身之剑在王冲重锤到来之前便感受到了他的位置,长剑横亘相抵,灵光闪烁间,轻兵自然不比重兵,向后退了三步,也算是挡住了。

     王冲这一击算是占了些许的上风,但丝毫都没有放松,这样的人总是要来得难缠许多。

     沈晋之方方架住了那一锤,王冲的下一锤已经到了,沈晋之险险闪开,电光火石间思考起了对招。

     虽然顾倚是个变态,但是有一个金丹期的师父一对一的教导,沈晋之学到的东西的确要比大部分这些弟子自己琢磨来得强。

     在挡住王冲的第二锤之后沈晋之已经想到了对招,他以一个刁钻的姿势直接向王冲扫去,剑身比那重锤自然轻巧灵敏得多,王冲的重锤来不及抵挡,只能后退躲避。

     这一来沈晋之的剑便有了发挥的余地。

     顾倚会些剑术,但定然不会太多的剑术,沈晋之平日里修行的也不过是落紫宗收藏的最基础的《剑术三式》。

     何徐楚的师父是第一剑修,他对于剑在兵器之中也爱好许多,这基础的《剑术三式》也是最开始入门学习的,见沈晋之也使出了这招式不由得多观察了两分。

     这一看又是觉得了不得,明明是最基础的剑法,在这名弟子之中偏是觉得有哪里不同了,灵光宝气般的凌厉。

     沈晋之修行这《剑术三式》的时候也是在顾倚那变态严苛到不行的要求下的,人家的要求不过是掌握最祭出的姿势招式,可是顾倚的要求那时要沈晋之分毫不差。

     “是一招一式,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弧度都要分毫不差。”

     沈晋之觉得很惊恐,于是不慌不忙地辩驳,“弟子愚钝,觉得这招式不是死的,这本书的根本是要我们学会剑术的意义,我们更要追求这每一招每一式的目的。”

     顾倚睨着眼睛看他,“你都说自己愚钝了,还敢质疑为师?”

     沈晋之回想了一下顾倚的所作所为,最终还是畏惧于他的淫威之下,于是摇了摇头。

     于是在沈晋之眼中,顾倚满意地点了点头,昂着头跟个鸡冠花似的走了。

     当然鸡冠花这个,他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于是这《剑术三式》他便一招一式,每个角度,沈晋之练得那是苦不堪言。

     不过说来也怪,他在顾倚的鞭策下在短短几个月便将这《剑术三式》练得分毫不差,这《剑术三式》可不是听着有三式便真的只有三式,这本剑谱是最基础的剑术入门,包含了百家剑招,要练好绝不是短期之内,更别说是融会贯通,悟其本意,可是这沈晋之便是在这短短几个月,将这《剑术三式》练得分毫不差,连顾倚都结结实实地吃了一个大惊。

     沈晋之还记得顾倚那古怪的眼神,苍白俊秀的面容不知回忆了什么,黯淡了三分。

     “怕是连我师兄,也做不到这么快。”

     沈晋之原本也只是自己有些得意,顾倚这么一说,那便不是一点点得意了,这第一剑修都没有他快意味着什么还不明显么。

     所以《剑术三式》虽然是最简单,也是最基础的招式,在沈晋之的苦学之下定然是比一般弟子粗浅的领略要强得多。

     王冲原本还躲闪得及,沉下心来细细寻找着沈晋之招式中的漏洞,可是一套连招下来,沈晋之的剑招不禁越来越快,至今也没有一丝漏洞,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分毫不差的完美,他原本也面对使用《剑术三式》的弟子,却根本无法用同样的方式在同样的招式上反击。

     沈晋之这边是越使越顺,王冲这边是越躲越狼狈。

     台下的众人没想到战局如此紧张,沈晋之的剑又使得如此精彩,不仅暗暗为王冲捏了一把汗。

     但王冲实战经验毕竟丰富,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泄气,观察着沈晋之的招数。

     这《剑术三式》是最基础的招式,他拜在剑修门下,原本便是使剑的,可惜在剑术上实在是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反而后来偶然间修行起了锤法,如鱼得水,但是这《剑术三式》的招式也映在他的脑海中,眼看这沈晋之这套连招之后将有一个空口期,他定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谁知沈晋之在一套连招之后接的却不是有空口期的那套连招,两个陌生又凌厉的招式之后,王冲欲哭无泪,这,这怎么一眨眼又连上了啊。

     不光是王冲一人感到惊讶,凡是下面观战的,修行过《剑术三式》的弟子都目瞪口呆,其中便包括了古鸣怀。

     “这是连了多少招了啊……”

     “不知,我看这纪初柏倒像是要一直连下去……”

     古鸣怀心下一阵惊恐,因为他清楚明白若是换自己来,绝对无法将这《剑术三式》使得如此天衣无缝。

     王冲见正面抵挡起来实在是困难,于是只得变通,寻思着身上的法器有什么能抵挡这剑招,一向不太灵光的脑袋突然灵光了一下。

     他催动右手上的手环,那手环轻轻闪光,一道圆形的气浪便从手环上脱了出来,向沈晋之袭去。

     沈晋之只觉得剑尖像是钻进了什么软绵又粘稠的物体之中,剑招一顿,王冲的重锤便接来了,沈晋之这一套连招总算是破了,连台下的弟子们也觉得喘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沈晋之毕竟不是李言枫门下,他们这些李言枫门下的弟子虽然多有罅隙,但依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若是败在了沈晋之门下,怎么想都有点失面子。

     沈晋之却只觉得可惜,心中倒是豪迈了起来,这一套连招使得无比顺遂爽快,暗暗觉得顾倚那变态定的要求也许也是对的。

     不过沈晋之也没打算让这一套剑招就直接将一个练气十层打到输,面对重锤在地上轻点两下,身形一轻,直接飞越到了王冲的身后。

     背后受敌王冲不由得紧张起来,一回头又是一惊,沈晋之又是使出了分剑术,这次却与上次不同,三柄分剑从不同的刁钻的角度飞快向他飞来。

     王冲闪躲不及,一剑割破了肩膀的衣服,剑气隐隐溅起一道血光。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沈晋之的剑已经架到了王冲的脖颈上。

     “不可能……”何徐楚一惊,大喊出声,“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