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沈晋之站在虚月幻境的入口。

     他也不过金丹中期的水平罢了,在东临这方小世界中都谈不上问鼎,别说以外了。

     可是沈晋之不甚在意,只是有些怔怔地望着远方一艘云船。

     沈晋之想起书里对公子肴的描写。

     容色摄人,神魂颠倒。

     可是公子肴,分明从来不是公子肴。

     各大宗门的人都一一来齐了,见沈晋之这一个全然陌生的道友在这儿,自然有些怪异。

     有一名恰好是落紫宗的掌事,皱了皱眉,看着沈晋之也算是好言相劝道:“不知这位道友在此有何事,此乃我……”

     沈晋之看着他唇舌开合,却听不到进去。

     别说是这位掌事,所有人的面容都模糊了去,他也根本不想看到谁的面容。

     他只看到那艘云船到底是开了。

     隔得极远,可是沈晋之就是知道,那个人便在那里了。

     有多远呢,他想,这么远的距离,为什么会这么远呢。

     他们分明是最亲密无间的人。

     依然是奢华的锦袍,精致的容貌,少年,不,如今已然是青年了,一出场到底是艳压群芳,此间无光。

     沈晋之无视边上话语繁琐的人,径直走向那个青年。

     那个,本该是与他最最亲密无间的人。

     他想,那个与他最亲密无间的人,后来要装作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

     他又有多难过呢。

     那名集聚一切光芒的青年终于望向他。

     沈晋之穿了一身白衣,径直走来,不偏不倚。

     沈晋之想多年前肴也是这样一袭白衣,少年的面容干净洁白。

     可是那不是他们的第一面对吗。

     众人皆好奇地看着这名白衣青年。

     而沈晋之只觉得时间万物都是过眼浮云。

     肴有些怔怔地看着他,似是有些疑惑。

     他当然是要疑惑的,按照剧情,他怎么会是金丹的修为,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呢。

     万瑞宗的元婴掌事自然拦住他。

     沈晋之周身戾气也是漫天得可怕。

     沈晋之想,原来这便是入魔的感觉么。

     他看向那张熟悉的面容,哪怕是周身戾气如此,也到底是微微笑了。

     “肴,我来了。”

     肴还是怔怔地看着他。

     沈晋之忽然想抱他。

     他垂下眸子,轻轻地笑。

     “久等了,我来了。”

     肴抿着唇,似乎是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沈晋之被那万瑞宗的元婴掌事拦着自然过不去,可是他也不在乎,站在原地,看着青年的眼眸,极认真,也极魔障地低声说道。

     “对不起,把你忘了。”

     对面人的眼眸微微睁大,随后垂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晋之继续道:“把这个世界关了吧,肴,我回来了。”

     肴看着他,始终一言不发。

     可是沈晋之分明看见头顶的天空除了裂缝。

     不是风云,只是黑色的裂缝。

     沈晋之再接再厉,声音越发温柔,眼睛却越发红。

     “对不起,我很想你。”

     于是世人所有的面目终于模糊开来,那裂缝越来越发。

     整个世界都在崩塌,黑色的碎片从天空开始一点点地蔓延。

     对面的青年已然是记忆中的模样了。

     他是最完美的神祇,也是最后的神祇。

     沈晋之只是觉得很难过。

     黄粱一梦,他终于什么都想起来了。

     哪有什么纪初柏,又哪有什么公子肴。

     多年前他一缕幽魂阴差阳错,多年前最后的神祇寂寞也淡然。

     所有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唯有一点。

     肴生了心魔,终究被虚渊之下污染。

     怎么能不生心魔呢。

     从前无欲无求,自然没有心魔。

     沈晋之想那完全是自己的错。

     他不过是一缕幽魂,生生要去招惹最后的神祇。

     他的灵魂从来是最洁白无辜的,如果不是他阴差阳错,他怎么会被污染呢。

     从当年松下那一吻开始,一切都顺理成章。

     沈晋之从前以为那里是仙境,他也确实在那里过着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无岁月,无天地。

     他怎么会是被肴掰弯的呢,从来都是他被美□□惑,生生将最完美的神祇拖下水去。

     相爱从来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若不是……若不是……

     沈晋之神色痛苦。

     世界在崩塌,肴的内心也在枯竭。

     这原本是他最后的力量了。

     可是他到底舍弃了。

     构建这个世界,不过是去找回那个人罢了。

     如今还有什么意义呢。

     肴有些笨拙地上前,擦去对方的泪水。

     沈晋之顾不上丢脸了,只是觉得难过。

     从前肴不知寂寞,他便教会了肴寂寞。

     然后他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是肴会有多寂寞呢。

     寂寞啊。

     他抱着肴,满身心都是对方的味道。

     肴有些小心翼翼,心魔不敢再出来放肆。

     面前这个人已经回来了不是吗。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抱着这个人,低下脸凑过去吻他。

     世界在塌陷,黑色的碎片腐蚀着一切。

     而他在吻他。

     就好似最初遇见的第一吻。

     “我没有想离开你……肴……”

     沈晋之抱紧着对方。

     “是那只魔,他说你被污染了,我会害死你。”

     “所以我跑了。”

     “我怎么能害死你呢……我怎么能害死你呢……”

     “你是世上最好的人……”

     肴抱着他,心想,若是此刻彻底堕魔失去自我也没关系了。

     那个人终于回来了。

     “我……我在那把剑里看到了一切……”

     沈晋之闭上眼睛。

     可是眼泪还是一点点地,没有骨气地落下来。

     “你很好……你是世上最好的人,是我污染了你……”

     肴凑上去吻干他的泪水,也怔怔想,是啊,他到底被污染了。

     沈晋之却笑道,双眼发红。

     “如今没事了,你看我也入魔了,不必再担心彼此拖累谁。”

     肴怔怔看着面前那人。

     求之不得的那个人,如今果真戾气滔天,入魔已深。

     他忽然慌乱起来,他的心魔因他而生,他从来都是要将面前这个人也拖到与他一同的位置去的。

     可是如今那个人真的入魔了,他只觉得惶恐。

     可是沈晋之无所谓。

     “肴……我们错过很久了……”

     世界崩塌后,肴的发丝一点点白下来。

     素白的长衫上爬满了黑色的魔纹,只剩下脸上的左眼之处。

     沈晋之想起很多年前看见肴身上第一处魔纹时的惊慌。

     又看着周围的景色又变回多年前初见的白山静雪。

     尘埃落定,他想。

     “谁都不拖累谁,我们彼此相救,便够了。”

     “不用长生,只要同生。”

     肴眼里忽然落下泪来。

     却也只是笑。

     他从前无悲无喜,无哭无笑。

     他的悲欢因面前人而起,他的欲求也为面前人而起。

     而如今那人终于回来,说要与他此生不分离。

     原本早已经被污染到最后一条血脉的污染源忽然沉寂下来他也不曾发现。

     他只是看着面前那个人。

     沈晋之牵着他的手,要他坐在那棵松树之下,然后低头吻他。

     “这叫有始有终。”

     沈晋之笑道。

     黑色魔纹终于一点点地褪下。

     沈晋之愣了愣,看着肴的笑容终于愈加洁白。

     “肴……你,你好了……”

     洁白的神祇将他拉下来,细致又缱绻地吻着他。

     “我们彼此入魔,再彼此相救。”

     沈晋之低低笑起来。

     “我们彼此相救。”

     无论什么阴差阳错。

     从此他们彼此相救,再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