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在这空无一人的屋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的男声,沈晋之自然是被吓到了。

     他望向肴,肴也是一脸疑惑不解,两人戒备了半天,却又没有了声音。

     两人忐忑了半天,刚放下心来,又听见那个声音冒了出来。

     “是你吗?”

     沈晋之靠近肴,心里实在忐忑,毕竟这里可不是什么他们的修为可以支撑的地方,况且这地方虽然只剩下那怂得不行的小哭包,可到底还是诡异得让人惶恐。

     无声无息的树林,不动不幻的日头。

     肴却示意他不要慌乱,思索了半晌,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只见那茶杯中的一汪碧泉微微荡起涟漪,又是一声。

     “应该……不是你了吧。”

     沈晋之挑眉,这茶杯是寄居着魂魄还是怎的。

     不过那茶杯中的下一句话都否定了他的猜想。

     “我……我就要魂飞魄散了,大概是见不到你了。”

     沈晋之一惊,肴想了想,道:“大概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在死前的茶杯中留下了声音。”

     沈晋之想了想,大概便是录音了,这修仙虽然不比现代的高科技,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人不语,听那温润的男音缓缓道来。

     “不过没有关系,能遇到你已是我一生之幸了。”

     “狐狸……我救回来了,给它下了咒,只有再次有人闯进来的时候才会苏醒,不然我死了,它一个小东西便太过可怜了。”

     原来不是长不大的咒,沈晋之想。

     “哦……你们大概是很多年后的人了吧。”

     “你们不用慌张,这里是破灵塔塔顶,也是第一百层。”

     沈晋之一惊,虽然其实他有猜想过是顶层,不过顶层也不过九十九层,古时讲究九九之数,哪里来的一百层。

     “留下了一堆破烂,让你们这些后辈看笑话了吧。”

     “也不知道你们如今是华灵宗第几代弟子了。”

     沈晋之心道,这什么华灵宗老早便覆灭了,看来这人的的确确是死了很久了。

     “你们来到此处,定然已是过了大乘吧。”

     沈晋之心道什么大乘,简直痴心妄想,老子才练气……练气!

     又不由的感慨,既然到这里需要大乘的修为,想必这人已经不止大乘期,怕是……怕是到了渡劫期了,可想想哪怕是到了渡劫期的老怪物,最后竟然会选择一个如此凡俗普通之所,听他这话,怕是他死去了也无人知道,又隐隐对这人有了几分怜悯。

     便是长生至此,也是孤独得……无法言说。

     不过没想到从前东临的修士修为竟然如此之高,如今留在东临的最高不过是元婴期,哪怕是说突破了元婴期的大能都飞升了大世界,可到底东临能贯通大世界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留给你们的,怕是让你们失望了。”

     别说,沈晋之还确实有点,肴不愧是肴了,开挂直接开到一百层,渡劫期老怪的屋子代表什么?那是超越落紫宗那个掌门四个大境界的人了,沈晋之对这个世界有限的认知中,一灵隐径那个变态侏儒已经强得不得了了,再往上就是李言枫,万剑归宗的气势已经让沈晋之目瞪口呆。

     他实在是想象不出大乘期和渡劫期人物应该有的能力。

     那大概已经是……无限接近于神的力量了吧。

     “我虽然是华灵宗的长老,不过当年渡劫失败,到底还是选择了这里坐化。”

     嗯,果然是渡劫期,原来……不过是只差一步而已。

     “嗯……这里有一只上古九仙金狐血脉的狐狸,它十分有灵性,若是选择了你们,如今虽然幼小,但是一旦与你们结契,血脉就会被唤醒,好好养育它吧,当作我这个前辈的礼物。”

     九仙金狐……这狐狸名字不知为何耳熟得过分,沈晋之一时记不起,也不在意,听那人继续说道。

     “想必你们也快到了渡劫期吧。”

     沈晋之继续心道,不,前辈,我们只有练气……

     “若是你们真是仙缘天佑,羽化后……我希望你们能替我去仙界找到一人……”

     沈晋之叹口气,前辈,这个真的做不到。

     不过……沈晋之心里又有些无力,看了一眼肴,显然肴就不一定了,仙灵根仙灵根,不就是专门成仙的灵根么。

     “那人唤作崖,你们若是……若是见到他,还请替我转告他一声,就说是莫秋枕的话……”

     沈晋之虽然觉得自己是不大可能了,但是也觉得这一句话大概比较重要,于是决定好好地倾听。

     谁知这句话后,他们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下一句话。

     沈晋之看着肴,轻轻开口,也怕打扰了那茶杯中的声音,虽然人家散去多年,不过沈晋之也会有一点莫名的敬畏之心。

     “他难道是念到这里的时候……仙逝了?”

     肴想了想,也看着沈晋之,刚要开口,那声音终于又出来了。

     “就说……那年你说的,其实……我也是愿意的。”

     沈晋之一听这个口气便觉得哪里不对劲,想来死前还要转告的定然是什么老情人了,这句话说的暧昧不明的,沈晋之眼里含笑,若有所思地看着肴。

     肴见他神色古怪,微微歪了歪头。

     “你我虽然是男子,但我对你……也存着仰慕之心。”

     沈晋之:“!!!”

     他原本便与肴对视着,心里若有所思着,一听这句话,气儿都忘了喘上。

     肴也古怪地笑了笑,不过他多半是笑沈晋之那微红的脸。

     小哭包在边上舔舔爪子不说话。

     “可惜我没用,终究追不上你的脚步。”

     沈晋之心中一动,莫名有了点共情。

     “魂飞魄散之前未能再见你一面,终究是我最后的遗憾。”

     戛然而止。

     那乘着碧水的茶杯嗡嗡作响两声,随即碎成粉末。

     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沈晋之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原来这到了渡劫期……终究是有见不到的人,带不走的遗憾,和……终日在这片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茅屋里,孤寂到死。

     这样一想,说不定这茅屋,两人共同生活过吧。

     两个……男子。

     沈晋之心里一悸,不再敢看肴。

     肴看着沈晋之的反应,心里也微微一动。

     还是沈晋之耐不住沉默,轻咳了一声转移注意力,也不敢看肴,实在是怕自己心虚,只能将目光放在这屋子里剩下的活物上,道:“这狐狸倒是很有来头,肴……不如就和它结契吧,咦……”

     沈晋之说着说着突然想起,公子肴身边确实有一只仙狐血脉的白狐,难道就是这只。

     所以说……哪怕是到了这一百层,原来也只是必定的剧情吗?

     肴看了一眼那只小哭包,笑道:“我就算了,你看这只小狐狸不是显然更喜欢你吗?”

     沈晋之心想才不是呢,你是男主角你知道吗,你是仙灵根,是万瑞宗大弟子,以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只仙狐虽然现在怂包了一点,哭包了一点,以后就是你的利器了知道吗。

     沈晋之心里来了气,想,我到底是追不上你的。

     肴笑了笑,“是有缘者得之,它分明喜欢你。”

     沈晋之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它原本是奔着你过去的,定然是你把这只怂货吓怂了它才跑来我这里。

     于是他蹲下来,对着这只小不拉几的怂包认真道:“来,你不是很通人性吗,你原来的主人要你结契呢,你要和谁结啊?”

     那小哭包眼睛转了转,水汪汪的,果然还是朝肴的方向看去了。

     它如此有灵性,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这两人的强弱。

     前者虽然根骨奇佳,但是后者的仙灵根已有仙气绕骨,它原本由渡劫期大能带着,自然更会亲近后者。

     肴看了它一眼。

     淡淡的。

     但是它莫名地感受到了那眼神里的“你选我就杀了你啊”的话。

     于是它瑟缩一下,头也不回地奔回了沈晋之的怀抱。

     它实在是太怂了啊!

     肴笑了笑,一脸你看的模样。

     沈晋之:“……”

     他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这分明是胁迫么。

     肴笑了笑,催促他道:“你还是快结契吧,这可是仙狐啊。”

     沈晋之叹口气,既然肴一片好心,那他就依照着做吧,反正呢这一段时间下来他也意识到了,不管如此,这剧情是绝对不会出现变化的。

     哪怕是十一层的楼层翻转了过来,也大概是书中的暗线所指,于是公子肴才得到了仙狐。

     沈晋之咬了一口血,心里恨恨道,你要我结啊我就结给你看,告诉你我这是绝对不可能结成的。

     你是主角,主角懂吗?

     无论走什么弯路,都会回到原来的路线上……

     譬如这只狐狸,譬如……纪初莲。

     那小哭包一看沈晋之咬指,便知他要与它结契,乖乖地伸出爪子。

     沈晋之还不忘嫌弃。

     这爪子真脏。

     如果小哭包听见了又要泪汪汪啦。

     哪里呀,我分明舔得可干净啦!

     爪子的肉垫凉凉软软的,沈晋之也想看看这命运之神到底会怎么处理线外之事。

     沈晋之突然想,万一别人与这只狐狸结契不成还被反噬,那不是亏大了,死定了。

     结果过了一会儿所幸没什么疼痛。

     沈晋之有惊无恐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头,心里安心了两分。

     肴道:“好了,那我们去找出去的路吧。”

     沈晋之一脸懵比:“好了?什么好了?”

     肴反问:“结契啊。”

     沈晋之怔了半晌,看到那只因为结契唤醒血脉已经睡过去的小哭包。

     “这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