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肴(二)
    “我说,”沈晋之站了起来,盯着远处的晨星看了半晌,“这里还能看别的景色么,之前不是有座山么,那山还挺漂亮的。”

     他点了点头,“这里是多变的。”

     沈晋之又幽幽叹了口气,“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对自己也挺好的,一辈子只能困在那鬼地方的话,梦里也能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嘛。”

     他又点了点头。

     沈晋之看着他,心里又有点痒,又有点怪。

     想挠挠不到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沈晋之给自己壮胆,不就是个梦么,好不容易真的看到有无可挑剔的人了,是男人会动心就应该上,反正是梦么,有时候好怕亵渎的。

     他慢慢地伸出一只手,对方好奇地看着他的手,头轻轻歪了一下。

     沈晋之心里想,我就碰一下,就稍微碰一下……

     他看着沈晋之的手离他的脸颊越来越近,动作很慢,大概是对方心中也有一些犹豫,但是最后那只手微微弯起来,然后手背朝他,然后,轻轻地,轻轻地蹭了一下他的脸颊。

     没有错位,一个是神,一个是魂,却能够实体相触。

     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有些冰凉,他从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冷的,毕竟温度这些东西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可是没有想到对方比他还要冷,冷得让万古不变的心微微一颤。

     沈晋之觉得心下跳得有些失控,对方的眼睛扫过来让他一时有些无地自容,毕竟对方的确完美,而大概是为了减缓他的尴尬,星辰摇身一变成了雪山。

     雪山不冷,但美。

     他后面幻化出了枯松,枯松上斜斜挂了几枝雪,他无欲无求,素净洁白,与这雪山浑然一体,沈晋之一时有些……意乱情迷,不,这样说太亵渎了,他有些沉醉。

     沈晋之一时有些无话可说,不经过大脑的话便直接脱口了,“你做这么久,腿不麻么?”

     他一愣,摇了摇头。

     沈晋之觉得自己见到美色智商下降这个毛病得改改,他从前是不在意的,毕竟也没有什么美色能够直接让他这么没脑子,可是梦里偏偏就这样出现了,一下子暴露了他的弊端,在美人面前犯蠢并不是什么好事。

     沈晋之却还是忍不住沉默地问道,“你为什么一直坐着?不站起来吗?”

     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能站起来。”

     沈晋之愣了愣,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他微微思索了一下,道,“我镇着魔,坐着心静。”

     沈晋之心里想不就是个梦么,梦里还挺能自圆其说的,不过美人说什么他都得要顺着来,随口继续道,“行吧,那要不我跟你一起坐着行么,我一百多斤呢能帮你多镇一点。”

     他轻轻笑了一下,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沈晋之心里又痒了一下,这样好看一个人笑一下可真是有点要命,想想巨额医药费和前女友,再看看面前的景色,如果梦……真的能够不醒就好了。

     原是沈晋之又暗暗给自己壮胆,不过是个梦嘛,有什么不敢做的。

     于是从一丈多到一丈,再到一丈不到,沈晋之轻轻地挪到了他的边上。

     他一直在看他,沈晋之其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不过他这次一鼓作气来着,之前摸了脸不是也是这么看他的,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沈晋之决定再拿出点勇气说些什么,不就是个梦么,然而勇气在看到那个人近在咫尺的脸庞之后就烟消云散了。

     看来他是真的修炼不到家,至少在这个人面前他都拿不出多年把妹的经验来了,毕竟这个人这样特别,在他的梦里,独一无二的完美。

     沈晋之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喉咙,终归在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的时候便咽回去了,因为对方伸过手来,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摆。

     沈晋之低头,嗯,坐的太近坐到他衣服上了,好在梦里的美人脾气还是很好的。

     他扫了沈晋之一眼,又将目光放到雪景上面了,雪峰隐逸,重重紫霞金光散射开来,其实这雪景他看了很多遍了,熟络到知道各个雪峰的位置,熟络到知道光变到哪里的时候雪景就会自动转化成别的风景。

     但是他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虚渊总是一成不变的,这里的景色再美好也是一成不变的,什么时候会有一尾小鱼跳出雪潭,也知道会溅起几滴涟漪,也知道会惊起几只飞鸿。

     然而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数,这个变数变得太快了,他方方接受这个人的存在,这个人便已经凑到离他最近的地方了。

     从前离他最近的是一只白色的蝴蝶,它会经过他,就像是经过虚无一样经过他,可是每每一碰到他就会先化作了虚无,于是这只蝴蝶会无数次地重复这样一个循环,然而他永远不知道这只蝴蝶会飞到哪里去。

     这个变数却是这么特别,他甚至能碰到他,还能离他那么近。

     所以他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像是万年冰封的冰雪上忽然出现了一串脚印,这串脚印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往何方,并且它也许很快就会被持续的雪花落满消失,可是偏偏就是让他……那么在意。

     虽然是梦,但是沈晋之还是要找话题,一边说自己怂一边还是忍住把头偏过去不看他,毕竟一看智商就会下降一个等级,“那个……肴……?”

     第一次有人,以一个特定地称呼喊他令他觉得有趣,于是轻轻应了一声。

     沈晋之心里有点蠢蠢欲动,随便问道好转移自己的忐忑,“你……在这里多久了?”

     其实这个问题也蠢,但他就想看看梦会怎么回答,就算是假的,也想知道,毕竟面前这个人有种过于真实的感觉,都说梦里的都是自己脑海中想过的,可望一眼他的眼睛,都不觉得那双眼睛里的东西,是自己脑海中能有的。

     “很久了,”他眸子轻垂,颜色渐深,“比你想象得还要久。”

     久到大概……彻底不认识外面的世界了吧,可是没关系,他本来就是无所谓的不然当时那些神也不会让他来了,他最无欲无求,他们最为放心。

     沈晋之突然觉得对方情绪有些低落,但对方眼神清澈又仿佛没有什么,他继续顺着问题问道,“那你会寂寞吗?”

     他犹疑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这个问题,想了想回道,“我不知道寂寞是什么感觉,所以不曾寂寞过吧。”

     沈晋之听完后冒出个念头来,也许他不是不寂寞,他只是从来没有不寂寞过,所以不知道其实他这样一个人,很是寂寞。

     这样和一个梦中人较真太矫情了,他默默地收回念头,对方不爱说话,于是一时沉默不语。

     雪花轻轻落在沈晋之的肩头,他有些诧异,毕竟雪花在碰到他之后都会消失,然而沈晋之就不会,他的头发上也沾了雪,枯松上一个枝头盛满了雪,于是落下来一丛,让沈晋之打了个激灵。

     “怎么突然变冷了,”沈晋之吸了吸鼻子,觉得梦似乎越来越真实了,不过他想说不定是手术失败了,所以他的身体和梦一起越变越冷。

     他想,因为沈晋之自己的温度很低,一开始才不觉得冷,现在雪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低,所以他便觉得冷了。

     他想了想,把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说是脱其实不过是用了一个术法,淡芒一闪长袍便落在了手心,被他的动静一惹沈晋之转过了头,一眼便看见了他低垂的睫毛和手中的白色长袍。

     沈晋之微微愣了愣,道,“你要将它给我么?”

     他点了点头。

     沈晋之挑眉,“你不冷么?”

     他摇了摇头,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一只手升高碰了碰那枝枯松。

     顷刻之间,那枯松渐渐变了透明,最后彻底化作虚无。

     其实那一瞬间沈晋之觉得他的眉目一定是落寞的,哪怕是在梦中,就这样好像已经在这片地方一个人待上了千年万年的落寞。

     他方方要将头转回来,沈晋之突然迎面吻了上去。

     沈晋之敢打包票这是他这辈子接过最纯洁的吻之一,上一个是他幼儿园的时候摔跤亲到了一个穿淡黄色蓬蓬裙的小姑娘,甚至即使如此还是莫名地紧张,紧张到他觉得自己都磕碰了嘴唇。

     他愣了愣,虽然不过是最为简单的双唇相触,对方的唇冰凉而……扰乱了他的气息。

     被牙齿嗑痛了的沈晋之眼神有些迷茫,声音也有些抖。

     “你……不会不是梦吧。”

     也许恶欲就是从这里生长的,他不知道原来他是因为感染了魔而被选来镇压虚渊,也不知道他已经是世上最后一个神明。

     不知道陪了他很久的,想要拥抱的那个人后来终于还是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疯狂到为那个人……创造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