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五行诀
    “啊,抱歉了,”少年将头伸了回去,这次总算带了点羞涩,只是眸子依然清亮,“你是不是很不习惯,我们家乡有一种花,可入食,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样呢。”

     月光似紗,唯独少年的容颜清明而蛊惑人心。

     回到房间后沈晋之还有点回不过神,因为体谅沈晋之的睡眠,此时白肴在离他不远的地铺上打坐,陈旧的屋里装饰也难掩其姿,白衣清瘦,淡定自若。

     他的思绪如少年指尖白蒙蒙的光丝,一缕一缕,淡淡幽微。

     沈晋之心里十分复杂,他自小风流又花心,这也不完全是不肯真心,他对每一个人都真心,只是每一段真心都早早地停止在他厌倦之后,像宋妍莲,他有真心,真心地喜爱过,只是那喜爱的程度到不了爱,于是他清晰地明白,这也是维持不了多久的真心。

     那个自小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轻轻抚了一把高高编织起来的发髻,睨着眼睛看他,说,爱是细水长流,是日渐深厚,你这样的算什么真心?

     沈晋之依旧一脸小爷生性便是如此潇洒豁达,既然要这样麻烦,那小爷也无在乎什么真心真爱了,于是摆摆手依旧花天酒地。

     但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不过是爱未到深处罢了。

     不,现在的关键是……他从来不曾喜欢过男孩子啊,从前那狐朋狗友里纵是有过这种风气,可大部分人也不过是图个新鲜,即使如此他也毫无兴趣,他确定自己更在乎于少女清亮的语调,柔美的容貌,有致的弧线。

     那少年美则美矣,可半分少女的柔软都没有。

     倒还真是美貌惑人不成?

     沈晋之思之甚烦,倒头便睡,一夜匆忙,醒来已日上三竿。

     迷迷糊糊间他望向了不远处的地铺,那里却是空落落的,沈晋之也不在意,那少年心性如此单纯,完全是一副不会骗人的模样,想必应该不会不告而辞,然后又忧虑了起来,少年心性如此单纯,这都快大中午了,之前看到这四周的市集那么热闹,大概是出去逛了逛,说不定就被骗了呢。

     然后又不免想道,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是如同看上去那般单纯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可脑海中浮现出少年那双瞳眸,仿佛对那样纯净的少年产生防备是一种罪恶。

     叹了口气,沈晋之眯着眼睛,有些懒懒得伸了个懒腰,然后眼角就不经意地瞧见了那本《五行诀》,昨夜对话一下子涌上脑海,于是心下自然是一片涌动,毕竟这面前便是修仙大道,若是如传说般那样的叱咤风云,长生不死,大概除了看破红尘生死的人,其他人看到难免心绪起伏罢。

     沈晋之正了正神色,认真翻看了起来。

     除了第一页的导言,接下来便是第一章引气入体了。

     因为那位编著的大能是五灵根的缘故,在此大量写了五灵根修行的注释,其实还解释到了,五灵根虽然为修士中最为广泛,也是最为差的灵根,但是五灵根和五灵根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如同单灵根有优势的原因一样,五灵根中四细一长为优,在判别灵根后最好的那个属性可以成为日后突破的重点,因为五灵根之所以弱于单灵根,是因为单灵根在吸收天地灵气时,只是纯粹的吸收一个属性,所以速度极快。

     而五灵根则无论如何都要吸收五种属性,并且一一分开,如此五灵根者往往修行速度奇慢,因为五种属性在修真初始之时往往难以分开,所以灵气吸收也颇为斑杂。

     长期以往,五灵根者大大弱于单灵根者,并且在同一层次之时,单灵根者单属性能力极强,而各个属性皆较为薄弱的五灵根者往往难以抗衡。

     而五灵根者唯一的优势便是可以多修习属性技法,遇到单休技法者可以克制,如水克火,火克木等,然而单休技法者实力往往过于强横,对于五灵根者完全碾压,对于属性相克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沈晋之微微蹙眉,的确如这本书上所言,五灵根实在是没有什么优点,若是没有奇遇仙缘,修为实在难以大成。

     其后大意是虽然五灵根没有什么优点,但是修仙之路何其漫漫,说放弃之类的话还是言之过早的。

     沈晋之皱了皱眉,翻过了这一页,然后就是正文了。

     正文很生涩,沈晋之看得是一知半解,因为那里的话实在是太玄乎了,最开始只是教授打坐的方式,其后便是“闭目而坐,顺体内经脉之流,感天地之灵,触灵后,引灵入体,导入真田。”

     然后便是一些极为生涩的词汇,他实在是看不大懂,可惜白肴不在,只好先按照书上所说双腿相盘打了个座,双手拇指与中指微触,然后闭目。

     首先他只感受到了阳光的暖意,然后渐渐听到了鸟鸣,大概是昨天睡多了坐了一会儿也并不觉得困倦,然后便觉得有些惬意,又过了一会儿双腿开始发麻……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他才有些放弃地睁开了眼。

     果然这引灵入体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儿,何况他现在连门边还没摸到呢。

     随着饥饿感的出现,他揉了揉肚子,凡人啊,总还是要先解决腹中哀鸣。

     他看了一眼天色,微微皱了皱眉,已是正午了,白肴却还不回来。

     他不会……真的不告而辞了吧,说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包袱,连判断他有没有离去的办法都没有。

     沈晋之懒得多想,向小二叫了一顿饭后思绪也慢慢消停了下来。

     他想着外面天气这样好,街市又非常热闹,原本打算出去走走,然而眼角一扫到那本《五行诀》一下子又移不开了,对于一个从小生存在无神论世界里,又是重生在一本小说中的人来说,这本书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原本也只是抱着再试一试的心态,然而这一次沈晋之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开头都是一样的,只是这次喝了那紫淼酒,只觉得犹有余劲,经脉有些发热,于是不经意间他便顺着那经脉大致得走了一通。

     突然间五感变得极为薄弱,太阳的暖意与虫鸟的声音似乎都变得很远,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之中,接下来的感觉沈晋之为之一怔,明明是闭着眼睛处于黑暗之中,可是竟然能够感受到身边有一些极为微弱的小光点,微弱到他根本看不清颜色。

     这些小光点环绕在他的四周,忽远忽近,数量不多而且模模糊糊,

     莫非……这就是灵气?

     沈晋之一喜,然而就在他想要仔细看清楚那些光点的时候,这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又消失了。

     微暖的阳光,清脆的鸟鸣又回来了。

     沈晋之微微有些失落,然而又是极为喜悦的,首先他能感触到灵气那便说明他的方法还是有效果的,也证明了纪初柏的的确确是拥有灵根的,其次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十分喜欢,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舒适感。

     并且如此地神秘。

     于是沈晋之便开始了下一轮孜孜不倦的尝试。

     白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夕阳下那名青衣的少年面容稚嫩,初见俊美,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

     当然,与他相比的话青衣少年着实算不上好看了,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看上去十分的顺眼。

     顺眼总是有不一样的顺眼的,有人是天生的亲和力,让人一看便觉得安心,想要接近,也有人长得中规中矩挑不出一点的错,粗看之下没有什么特点,长久下来却十分的耐看。

     然而沈晋之一条都不符合,他的顺眼是那种……魅力,是一种吸引,他不禁回想起那个少年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眼睛很深,尤其是微微含笑的时候,单单是深邃的眉目,便让人觉得不是少年人的青涩,而是历久弥新后的魄力。

     白肴轻轻推开门,然后慢步走到少年人的身边,歪了歪头,似是悄悄地打量对方的眉目。

     然而下一刻他却忍不住失笑。

     原以为他是在好好地打坐修行,分明是打坐得累了,到后来早已经睡过去了。

     不过,他扫视了一眼少年人身边附着的微弱灵气,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感受到灵气,资质不敢多说,悟性倒是能看出不错了。

     要知道,即使是天青门原来那位双灵根的大师兄也是在一月之内悟到的,至于单灵根他未曾见过,并不清楚。

     正当他细细打量沈晋之的时候,一团黑色的薄雾在他的身边慢慢形成,白肴神色一冷,便见片刻间那黑雾已经形成了一个人形,而那样貌竟是与他一般无二,除了身着一袭黑衣,嘴角笑得极为轻佻。

     沈晋之的笑容再轻佻也不会让人觉得妖魅,可那黑衣人面容若白肴,原本应是山间明月与清潭芙蕖,这一笑竟是邪气万分。

     白肴皱了皱眉,随即面无表情地轻喝道,“滚回去。”

     那黑衣“白肴”也不恼,舔了舔嘴角,轻轻笑道,“滚回去?你让我滚到哪里去,呵,我不就是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