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惊人的传承
    如今虽然已经入秋,空气中的燥热开始减退,但是温度基本稳定在十八到二十七度之间,在沙漠中更为干燥,绿洲上出现的大片雾气相当的不正常。

     邵飞好像早就知道一般,对这诡异的雾气没有太多理会,径直踏入雾气笼罩的范围。

     大雾能见度很低,目视只有三米的样子,这还是邵飞经过修炼,视力经过加强后的结果,如果是个普通人,别说三米,即便站在眼前,也丝毫看不出分毫,这是他当初亲身经历过的。

     “到了!”

     邵飞突然感觉脚下一硬,原来有些潮湿的沙砾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硬的石板。

     向前行进没多远,仔细观望,雾气迅速变淡直至消失殆尽,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邵飞看着眼前的事物,目光开始凝聚,微微收缩。

     “九层佛塔,梵云浮屠,舍利之光,普照天下。佛宗传承之地!”

     高耸宏大的佛塔伫立,周围的塔壁雕刻着一尊尊庄严佛陀头像,顶端一颗圆形舍利漂浮,散发出朦胧金光。

     邵飞心神稍定,来到佛塔近前,佛塔竟无门。

     “浮屠塔!”

     邵飞低喃一句,又看了眼塔顶的舍利之光,略微可惜的摇摇头。

     “佛家讲究因果缘分,看来我与佛无缘!”

     “不过修行之人也讲究个率性而为,嗯...塔顶舍利与我有缘?!”

     说着,邵飞腾身而起,脚踏塔身,身影快速无比,瞬间便飞身至塔尖。

     嗡...

     塔尖舍利好似感应到了有人靠近,对它存有非分之想,周身光芒猛然亮了许多,像是在抗拒。

     “虽未复苏竟已有如此灵性,对我产生抵抗意识,传言非虚,舍利果然是件宝物。”

     “可惜!天地刚刚开始大变,还没有足够的灵气使你复苏,而且你与我有缘,抵抗...也没有劳什子用。”

     邵飞凝聚起体内灵力,大手一抓,塔尖的光芒顿时收敛,椭圆的舍利离开了浮屠塔,变得黯淡无光安静的躺在了他的手心里。

     青田镇

     街道上两个女子挽着手臂,婀娜多姿的身材走起路来风姿诱人,在这条街上嫣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两人有说有笑,不过,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右边的一名女子虽然在笑,可是笑容很是牵强。

     “小韵你看,这里新开了家酒铺,规定好奇怪好有意思哦。”

     宋诗韵此时有些心不在焉,不过闻言还是顺着闺蜜指向的地方看去。

     “琼浆酒...药酒!”

     宋诗韵本暗淡无采的眼神为之一亮。

     “新开的酒铺吗?”宋诗韵略有意味的嘀咕一声。

     “不接受钱购买,只可用物或者新奇百怪的事才能兑换,而且只能兑换一杯,每月还有限量,最可笑的是营业时间,不定时开关门...什么奇葩规矩啊这是,简直无语了,如此经营会有生意才怪。”女子对几条规定一顿评头论足,颇为嘲讽店铺老板经营无方。

     “舒雅,别这么说,每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或许其中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呢。”宋诗韵含笑说道,眼睛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广告板。

     “好吧,好吧。别人的事我才懒得管呢,可是上面写的那什么药酒,可治百病又是怎么一回事,明摆着骗人啊。”萧舒雅愤然的说道。

     “人家做人家的生意,如果真是骗人自有警察找上门,你就别操这颗心了。”

     萧舒雅一想感觉也是,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嘟着小嘴幽怨的说道:“呜...上了一天班累死了,还是赶紧回去吧,舒服的大床我来了。”

     宋诗韵抿嘴微微一笑,被欢快的萧舒雅拖着,临走时又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灵酒仙阁。

     邵飞回到青田镇,天色已然昏暗,打开店门,随便添置了几道小菜,整齐的摆放在靠窗的桌子上。

     “有菜没酒岂不少了些乐趣。”

     邵飞坐下,空空如也的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酒壶,制式有些古老,好似年代久远的古董一样,壶身雕刻着高耸入云的陡峰,半腰云雾环绕,偶见几只仙鹤穿云翱翔,古朴又不失奢华灵性。

     “明月当空,借酒行乐时!”

     一口酒几口菜,小日子也是肆意舒服。

     一顿饭下来,硬是吃了两个多小时,这才把东西收拾起来,关上了店门。

     床榻上,邵飞盘膝而坐,运起修炼心法,开始今天的修炼。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修炼了,但是他依然热血沸腾,心情澎湃,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流动,全身的毛孔都随之打开,暖洋洋的,舒服无比。

     半年前,邵飞趁着假期,一个人前往天山旅游,本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旅游,但是他的人生从此而改变。

     进入天山后,邵飞刚开始随着人流观赏着天山美不胜收的景色,后来不小心脚下竟然踩到了一坨人为留下的大便,让他恶心非常。

     这时他正好发现一条向下的小岔道,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下方深处有一个小水洼,只不过被一层雾气笼罩,看不太清楚。

     因为脚底传来的阵阵恶臭,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朝着下方走去。

     天山前两天才刚刚经历雨水的冲刷,岔道向下几米便没了道路,很不好走,又有些湿滑,废了好大功夫邵飞终于来到了水洼边缘。

     可是,水洼上方的雾气依旧浓厚,贴着他的身边,却看不到里面半分,处处透着诡异。

     不过既然来了,邵飞当然不会什么都不做就上去,于是一只脚伸了进去,就这一步,周围的所有一切都不在相同。

     水洼消失不见了,陡峭的高山与葱郁的树木也没有了,只有石壁通道和山洞中不远处的几间石室。

     洞府不大,惊疑中的邵飞很快便把所有石室都查看一遍,从中找到了几样物品。

     一块玉简,一枚戒指,以及一封信筏。

     打开书信,上面的字体竟然都是繁体字,不过邵飞完全可以读懂,从中也明白了玉简和戒指的用途,同时也知道了隐藏在这世间,不为人知的一个惊天辛密,地球竟然存在小说中才有的修仙者!

     洞府的主人是一名独来独往的修者-灵乾真人,地球灵气日益稀薄,境界不得提升,苦苦支撑几百年,最终大限降临,坐化前留下传承,希望有朝一日,地球灵气恢复,有缘人可以继承他的衣钵。

     留言中并且提到他是当时最后的修者,昆仑、泰山、蜀山等等隐匿世间的几大修者之地,当时全部已经没落,在见不到一名真正的修者存在,空留修炼之法与资源,却不能修炼。

     于是灵乾真人拓印下各门仙法,留下正本已作传承只用,希望从中可以找寻出走出困境的方法,只不过结果却是令人绝望。

     玉简以及戒指的用法也都写在其中。玉简名为传承玉简,只需滴血认主,贴于额头即可接受传承。

     而戒指则是储物戒指,当踏入修者境界,便可使用精神力探查并使用,里面放满了灵乾真人生前所有所得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