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白虎铁盒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雷电劈了下来,正中大蛇。这道闪电来势汹汹,将旁边一棵大桃树也劈成两半。大蛇被雷电劈得焦了,保持着生前的状态死在地上。

     寻枫喘着大气,又是惊讶又是害怕从大蛇旁边绕过,将杨疏影扶了起来。杨疏影看着就在自己脚旁的死蛇,早已吓傻,抱住寻枫就大哭起来。他虽也吓得不行,只好强做镇定安慰杨疏影。

     寻枫将杨疏影扶到旁边被雷劈剩的半棵桃树那,好一会儿她才晃过神了来。两人仔细瞧了瞧死去的大蛇。只见大蛇通体皆是一圈一圈的浅铜色,一对大眼睛高高突出,一张大嘴张开,一排细齿透着寒光,仍保持着死前攻击那一刻的状态。

     按说三月份天气还是凉冷,蛇都在冬眠,极少出来活动。却不知为何这条大蛇会突然出现?寻枫道:“这条蛇好生古怪,你识得吗?”

     杨疏影花容失色,道:“这么粗大的蛇,我是第一次见过。好吓人。”

     寻枫又想起书袋先生所说,桃花林里的许多毒蛇都是人为放养,说不得这条奇怪的大蛇便是。为了不让杨疏影害怕,他也不说出来。他注意到追击之时,大蛇一直朝着杨疏影右边小腿追着,便问:“你小腿现在感觉如何?”

     “伤口好像又流了好多血,刚跑的时候没觉得什么,现在有些疼痛。”她提起了裙角,只见小腿被咬处流了好多血,包扎的手绢已浸满了血色,裙子也粘着血迹。

     寻枫见血色不再是紫色而是殷红之色,宽心不少。他将沾满血的手绢揭开,又用杨疏影自己的手绢包扎了一下伤口,腿上的血迹混着雨水褪去不少。

     杨疏影看着自己小腿,道:“这条蛇该不会是循着血才来咬我的吧?”

     寻枫道:“很有可能,这蛇好像对你小腿挺有兴趣,一直盯着小腿。”

     杨疏影心有余辜道:“幸好它被雷电劈中了呀……”

     寻枫道:“疏影,你真是福大命大,刚刚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你是偷偷跑出来帮我们找桃花的,若被蛇吃了,我这辈子都寝食难安。”

     杨疏影笑道:“这不现在没事了嘛,这种意外谁也想不到。”又问:“小蝶他们几个还没追上来呢?”

     寻枫道:“他们落在了后面,现在雾气这么大,方向不太好辨识,估计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们。咱们先休息一下,再等等吧。”

     雨渐渐的小了起来。两人一放松了心情,顿时感觉疲惫不堪,便靠着桃树休息。

     寻枫斜眼看了看那条死蛇,发现被雷电劈开的蛇肚子里露出了一块东西。他从小最怕的就是蛇,死蛇的样子又可怕又恶心。便从地上折了根桃树枝,准备将那东西从蛇肚子里拨出来,瞧瞧到底是什么。

     他走得近了一看却是个小铁盒,用棍子拨了一下,铁盒居然纹丝不动。他大吃一惊,心想:“这个小铁盒,也就跟拳头一般大小,怎么会那么重?就算是实心的盒子,也就一两斤的重量啊。”

     寻枫用脚挪了挪,盒子也才移动了一点点的位置。他又去捡了些桃叶擦了擦铁盒,然后才吃力地把小铁盒抱了起来,估摸着那铁盒有七八斤的重量。

     杨疏影仔细看了看寻枫搬过来的小铁盒。小铁盒虽然被蛇吞在肚子里,不过盒子外面还是保持得很完整,看来这铁的质量不错。经过雨水和寻枫的擦洗,铁盒已经挺干净。杨疏影指着盒面道:“你看这铁盒,表面光滑整洁,还有图案在上面。”

     寻枫仔细一看,还真看见了图案。说道:“这好像一只用线条勾勒出的老虎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还是你眼睛厉害。”

     杨疏影道:“我爹的书房里有一本图画书,以前我看翻过,里面就有这样画法的老虎,所以一眼能看出来。”

     寻枫问:“这只老虎又是什么呢?”

     杨疏影道:“我也不太记得了,好像是西边兑泽部落的一个标记。”

     寻枫又问:“兑泽部落?那是什么地方。”

     杨疏影道:“那里离我们这边可远了。我也是听我爹说过,到那边要过无数座山、无数条河,还有路过许多渺无人烟的地方。”

     寻枫叹道:“这么远啊,那里也跟我们这一样吗?”他从小生活在东林镇,从未出到镇子外面,连主管东林镇的桃城都没有去过,来桃花林采桃花已是到得最远的地方。老爹又疯疯癫癫的,估计也没去过什么大地方,自不会对他讲述外面之事。不像杨父是东林镇的大人物,去过不少地方见识多,时常会跟儿女们讲讲外面的世界。

     杨疏影回忆道:“我听我爹说,咱们生活的大陆上一共有九大部群。我们这边的部群属于巽风部落,巽风部落又包括好几个大城,我们桃城城就是其中一个,我们东林镇则是桃城的一个镇。我们通过选拔考试了,不就去桃城里面修炼了嘛。”

     寻枫暗想:“我若能去得了桃城就好了……”嘴上却随意说道:“兑泽部落也跟我们巽风部落差不多吧?”

     杨疏影道:“应该是的,不过可能自然环境不太一样吧。那边好多沼泽之地,不像我们这里这么多树木。而且他们那边修炼也是以修炼金元素为主。”

     “哦。”他又想:“九州这么大,我若一辈子只呆在东林小镇,岂不是枉来人世走一遭?就算我通过不了选拔,待跟老爹算命三五年后,我也要去九州各地瞧一瞧。”想到这些心中烦恼便减了许多。问:“既然兑泽部落离我们这么远,怎么会有他们的东西在这里?”

     杨疏影道:“虽然离得远,但是各个部群还是有很多交流的。我们用的很多工具,还有吃的盐就是来自兑泽部落。听说我们桃城的茶叶,还有东林镇的桃花酒,在各个部群之间也很受欢迎呢。”

     说到桃花酒寻枫自豪道:“咱们的桃花酒真叫好喝,原来在外面也这么受欢迎。以后我若是酿酒为生,应该不愁销路罢。”疯先生喜欢喝酒,所以他打小就喜欢上了喝酒,只是父子俩常常囊中羞涩,十天半个月才能喝上一回。

     “只怕酿多少酒你就自己喝多少了罢。” 杨疏影拨弄着铁盒的铁环笑道。“要不要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当然得打开来看看,说不定里面有啥好东西呢。”寻枫好奇心很强,自然是要打开来瞧一瞧的。

     杨疏影也就顺口问一问,说着就拉了几下铁环,却拉不动。她将铁盒让给寻枫,道:“铁盒的盖子就好重,而且好像有磁性互相吸引着,我打不开你试试看。”

     寻枫使劲拉了一下,“啪”地一声,将盖子拉开了。两人见盒子不仅是空心的,铁皮竟然也十分薄。里面仅有一滴拇指大小的液体和一小团纸,奇怪的是那团纸并未被那滴液体弄湿。

     杨疏影不解道:“怎么会这么重呢,就一空铁盒和一滴水一团纸。”

     寻枫道:“要么是这滴像水一样的液体特别沉,要么就是铁盒子本来就很沉,这团纸总不至于沉吧。”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突然又是一道雷电劈了下来,正中铁盒,将铁盒从桃树枝干上震了下来。里面那滴液体从盒子里面流了出来,落在了泥水里。

     寻枫和杨疏影蹲下来看铁盒,虽然被雷击中,但是盒面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两人暗叹这盒子来历不凡,寻枫道:“铁盒子能吸引雷,大蛇才会被雷电击中。”

     杨疏影点点头道:“是呀,多亏了这只铁盒子。只是不知为何会被蛇吃进肚子里。”

     寻枫道:“可能是误食了罢。这大蛇也真了得,肚子里有一这么重的铁盒还能爬这么快,若没有这个盒子,它的速度岂不是更快了。”

     杨疏影感到一阵后怕,道:“我更该感谢这只铁盒子了。”

     寻枫见纸团已经被雨水弄湿,似乎还有红色渗出。他将团纸捡起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的字是红色的,已经有些模糊,还好大体都能认得出来。

     寻枫缓缓念道:“余为长生门人,惨遭永生殿灭门。今日逃至此地,知大限将至,却有憾事未了。此盒为白虎铁盒,此水为北冥净水,皆为余侥幸得之。此水可服用。然白虎铁盒为五行灵器,事关重大。望有缘得之者,弃之远之。切莫为永生殿得之,切记切记!”

     寻枫念完,一头雾水。只知道那唤作“北冥净水”的液体应该是个好东西,可以服用。而长生门、永生殿等名号,都未曾听过。

     杨疏影看着他询问的眼神,说道:“我也不了解这些,只知道这长生门和永生殿都是兑泽部落的。”

     寻枫道:“这人既是兑泽部落之人又为何流落到这里?他的铁盒被大蛇吃了,只怕他也被大蛇一块儿吃了吧……”

     杨疏影想到大蛇吃人的情景,又想刚刚自己差点被吃掉,心里一阵痉挛和悲悯。又叹那长生门人可怜,家门被灭又葬身蛇腹。

     寻枫抱起铁盒,发现铁盒还是一般重,并没有因为液体不在而减轻重量。他道:“看来是这铁盒子重了。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

     杨疏影道:“这人对铁盒这么重视,估计是兑泽部落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制作这个铁盒的材料也不会是寻常精铁了。”

     寻枫点点头,道:“就是有点可惜了,那个北冥净水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