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东林小镇
    九州大陆,几许沉浮,转眼便是三十年。

     位于九州大陆东南方位的巽风部落,木气充盈、植物遍地,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此处空气清新,气候宜人,非常适宜居住。常有出世之人在此或寻一座深山或择一处小镇,休养生息、颐养天年。有诗云道:“朝霞出云雾,绿水绕青山。逍遥胜神仙,何须羡鸳鸯。”

     巽风部落共有五座城,位于东南边上的一座叫桃城。桃城上有一个叫东林的小镇,此镇位于桃城最东边,再往东就是荒芜人烟的大林子。东林镇上住着一对父子,父亲是一位有点疯癫的算命先生,有个十四岁的儿子叫寻枫。

     寻枫不似老爹一般疯癫,从小便聪明伶俐、敏而好学。常有识得之人叹之:若非生在如此家庭,定能功成业就、有所作为。他对此并不在意,常以古代匡衡凿壁偷光、车胤囊萤映雪的事迹激励自己,以有限的条件环境下,修炼无上的修真之法。

     阳春三月清晨。东林镇上的一间小破屋里。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关不紧的窗户,几滴露水顺着窗棱滑落下来。“春露无痕湿窗棱,心中有梦起五更。”每天东方日出之时,寻枫就醒了。

     他坐在床头,默默地运行了一遍五行元素木元素的修炼之法。一个时辰后,淡淡青色的木气围绕在他身上,映着柔和的晨光十分好看。他依照木元素的修真之法,尝试引着木气往身上游走,试了几回木气仍不听话。心里暗叹:“还是不能够引气……”

     五行元素的入门之术,需经过凝气阶段、引气阶段和运气阶段。当能熟练将五行之气运出体外,方能达到五行元素一级阶段。

     伴随着“吱吱喳喳”地声响,他从木头搭的小床上爬了起来。此时已是巳时,太阳早已晒屁股。他见疯先生还未起床,便把他弄醒了起来。父子两人胡乱地用冷水洗了把脸,就拿着破凳子和算命招牌去东林镇最大的酒家“东林酒家”旁边给人算命去。

     说起这个疯先生,虽然人有点疯癫,时常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算起命来也是瞎掰。但他总能把算命之人半唬半哄得心满意足,因此找他算命的人不少。

     寻枫曾问老爹,为何胡编乱造也能让算命之人满意。疯先生说,算命之人无外乎花钱求个心安理得,只消察言观色把话说得模棱两可便可。

     寻枫不以为然。许多算命之人是相信女娲大神、伏羲大神天上有灵,相信人命皆有定数,因此才不会怀疑老爹的算命。对于老爹这种坑蒙拐骗的伎俩,他觉得索然无味。然而自己家徒四壁、无钱无势,也只能靠这个度日。他想:“我要是能够整天学习修真之术,那该有多好啊……”

     今日算命的人不多,一上午只有两人。第二位来算命的人有些怪异,是位小叫花子。按理来说乞丐温饱尚且不足,哪有闲钱用来算命。而这位小叫花却拿出十个铜币,让疯先生算一下明日他能讨得多少铜币。

     疯先生自算命以来,遇上叫花子算命,也如“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一般来说算命之人问的都是一些比较虚的事情。譬如日后是否能发财、行大运,又或是能否嫁得如意郎君之类。最怕碰到的就是算实实在在之事,而且又是明日就会验证的事情。疯先生心叹:“我又不是神仙,如何能算得出明日你能讨得多少个铜币。”

     饶是平日他忽悠功力一流,也陷入两难之地,算又算不准,不算又不行。寻枫在旁边瞧小叫花眼神不善,又想岂有叫花子来算命的,多半是欲行不善。便对疯先生道:“这么简单的算命,不劳爹爹费神,我已算出他明日能讨得多少铜币。”

     此话一出,疯先生和小叫花子皆是吃惊不已,皆想岂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寻枫对小叫花子道:“明日你一个铜币都讨不得,却能讨得一个银币。”

     小叫花子听后,神情大异,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不信!明日若……真能得到一个银币,我把银币……给你。”小叫花子说完便跑了开去。

     疯先生心中好奇却也不相问,闭着眼睛养神。寻枫看着小叫花子跑得踉踉跄跄,道:“老爹,这小叫花子恐怕是受人指使,故意来找茬的罢。”

     疯先生睁开半只眼睛,道:“谁吃饱了撑着来找茬?我饿了,你去买几个馒头来吃。”

     他素知老爹性情,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每日能够温饱便是足矣。此时快到中午,寻枫便打算去酒家买几个馒头当做两人的午饭,然后再去米铺买点米,家里已揭不开锅了。

     他一进酒家,就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书。此人常在巽风部落各个城镇行走说书。真实姓名无人知晓,因他以说书为生,世人皆称他为“书袋先生”。“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的故事,他都是从书袋先生这里听得。

     他买完三个馒头,见众人都在屏气凝神地听书袋先生说书。凑上前去好奇心大起,心想:“书袋先生定又是在讲奇闻异事,我去听上几段。”

     只听书袋先生故作神秘说道:“世人皆以为九州大陆便是整个世界,殊不知九州之外还有大世界……那个世界并不受女娲大神与伏羲大神的荫庇,没有五行元素。”

     书袋先生所说当真匪夷所思,围观众人听后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没有五行元素,就没有五行元素力,如何能够有人能从上古时候生存下来?”

     “那个世界在哪里?你又是如何知道?”

     “我从来没有听过九州大陆之外还有世界,你是骗我们的吧?”

     书袋先生摆了摆双手,说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听老夫一一道来。”

     众人压制心中的好奇,安静下来。书袋先生道:“那个世界是在一座面积很大的岛屿上,此岛在九州大陆的东北边大海上,与坎水部落和艮山部落相距万里。这岛离我们那么远,大家不知道也就不奇怪了。”

     “那是一座盘古开天辟地多出来的岛屿,也是被诸神遗忘的世界。岁月悠悠,无人知晓上面发生过什么、正在发生着什么。你们谁若是不信,大可造一艘大船,朝九州大陆东北方向驶去。航行万里,定能看见我所说的岛屿。”

     书袋先生说完后,众人又是一片议论纷纷。寻枫心想:“这么谎诞的事,书袋先生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还是赶紧去买米吧,不然回去晚了,老爹得饿坏。”

     米铺位于街尾处,他还未进米铺,就看见一满头白发的老者站在门口。那老者对寻枫说道:“小朋友,你可是来买米的?”

     寻枫看这位老者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不似米铺之人,便好奇地问:“老爷爷,您是在这里卖米的吗?”

     那老者微微笑道:“我是在这里等你的。”说完伸手在寻枫面前一挥,他顿时就像失去了意识一般。只见那老者在他肚子下方丹田之处,用手掌拍了几下。然后又把一袋米和一壶酒塞到了他手上。之后在他眼前又一挥手,那老者便从米铺那消失了。

     寻枫恢复意识后,神情恍惚,心想:刚才似乎有个老人在这里,怎么突然不见了呢?他想了一下,觉得可能眼花了吧,便不作多想。

     他正欲进米铺买米,忽然发现自己手上已经买好米了,而且还多了一壶酒。他打开酒壶盖,闻了闻,是桃花酒!心想:“老爹没让自己买酒,怎么会有酒呢?许是刚刚买馒头剩了不少钱,明天是桃花节,今日喝点桃花酒,也算是应景了。”

     寻枫左手抱着桃花酒,右手拿着米袋和馒头,回到算命摊上。

     疯先生接过买来的馒头和桃花酒,蓦然觉得他似乎有什么异样。疯先生睁开半闭着的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但又看不出哪里有问题。他道:“刚刚在路上可有碰到什么人或遇到什么事?”

     寻枫觉得在米铺的时候,记忆似乎被中断了一下,但又不确定。便对疯先生摇了摇头,然后又问:“老爹,你怎么问这个了?”

     疯先生眼皮耷拉,道:“没什么。怎么还买酒了?”

     寻枫道:“今天铜币还剩点,就买了一坛。”说完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么回事,但除此说法也无其它原因。

     疯先生眉头微皱,喝了一口桃花酒。道:“三个月后便是木元素选拔考核,你还打算参加?”

     他点点头,道:“都修炼了这么多年,通不过也得去试试罢。明天早上我打算和林袖、蓬东还有杨家姐妹去桃花林碰碰运气。”

     疯先生道:“上好的桃花岂是那么容易碰到?你想去便去罢。三个月后通过不了考核,你可得遵守自己说的。”

     寻枫心不在焉道:“放心吧。三个月后我就和您一齐摆摊算命,长守东林、了却余生,从此不再提修真之事。”原来数年前疯先生不准他修炼木元素,但他哭哭闹闹终入得杨家炼馆修炼。不过疯先生和他约定,若到了十四岁那年通过不了木馆的选拔考核,便不得继续修炼。

     疯先生哪管他唉声叹气的神情,面露一丝喜色,又喝了一大口酒。道:“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你可恼不得我。”

     寻枫轻哼道:“我恼您作什么呢?万一到时候通过了考核,我多谢你还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