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入馆仪式
    王崧羽点点头。七月十五七点一刻,乃天地之气最盛之时,学员的“入馆仪式”便从此刻开始。他朗声道:“请四位修师将自身之血滴于碗中。”

     四名桃城木馆修者割破食指,每人滴了一滴血进大碗之中。王崧羽左手托着大碗,右手轻轻一挥,只见无数滴三牲与四位修者的鲜血从碗中飞起,朝着每个学员额头之处点飞去,每人一滴不多不少不偏不倚。

     寻枫被鲜血沾上之时,感觉额头之处一股冰凉之意直入丹田,用手一摸发现额头处并没有血迹。心里暗自奇怪:难道这血融入身体里了?片刻之后,这种感觉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又想:蘸一滴血就能踏入修真之道真是神奇。

     一百二十名学员皆感到新鲜和惊奇,张翼道:“诸位不必担心,这是入馆仪式的一部分。现在请大家准备献血。”

     只见张翼举着刚刚那只大碗,来到每位学员面前,让大家滴一滴血进入大碗中。众人不知何意只得照办,有几个女学员怕疼不敢放血,问可不可以不要滴血。张翼苦笑道:“若不放血进去,可就修炼不了高级的木元素。”只得咬牙刺血。

     收集完一百二十位学员的鲜血,张翼将大碗交与王崧羽。只见他举着大碗走到那座古塔旁,然后将碗中之血全部倒入古塔中。鲜血一入古塔,突然间青光大亮,轻盈飘逸的木气从古塔里源源不断地流向众人。

     张翼看着众人惊奇的表情,解释道:“大家莫要惊慌。这座古塔名叫‘木元灵塔’,是一座二级的‘五元灵塔’。刚才馆长已将你们的精血和古塔相认,日后你们想达到木元素二级,这座灵塔会帮助你们突破。”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塔便是九州大陆赫赫有名的“五元灵塔”。在九州大陆,但凡修炼五行元素者,突破级别时,需要吸收大量的元素之力。传说五行元素修炼,一共分为七级,但从古至今从未有人修炼到第六级,五级者也是屈指可数。

     大多数修真者都是二级水平。盖因每个修炼馆里只有二级灵塔。当初伏羲大神教化众人修炼到二级之后,已经可以在九州大陆安生立命。于是便令巫觋在各地修建五行炼馆和五元灵塔,帮助大家修炼到二级水平。

     后世之人不满于二级水平,便不断琢磨想方设法提高修炼水平。那些天赋异凛者渐渐脱颖而出,形成了许多大的帮派势力。数千年来,九州大陆各方势力起起伏伏,每个大家族帮派流传有许多能突破级别的法宝和心法,这是最吸引其他修真者的东西,也是保持家族强盛的重要手段。

     像寻枫这样无家世背景的学员,四年学完毕业之后若加入不了大帮派势力,只怕一辈子也无法突破木元素二级到达三级水平。

     月光下青色木气缠绕在每个学员身边,上下游走,像是在洗涤众人身体一般。这些木气甚是柔和,不过大家站着一动不敢动,生怕有变。

     过了一会儿古塔不再涌出木气,众人周围的木气也渐渐消散,王崧羽一脸轻松的表情,道:“诸位学员,恭喜你们!女娲大神和伏羲大神已接受了你们意愿,从此之后,你们便是九州大陆上真正的修真之人!”

     在九州大陆,但凡修真者皆需要在五行炼馆接受“入馆仪式”,才算是真正踏入修真之道。若不接受“入馆仪式”,进不了炼馆,便无法得不到五元灵塔帮助。若无五元灵塔相助,单凭自己实力,很难突破到二级修炼水平。

     修炼难易倒是其次,更关键的是若不接受“入馆仪式”,便得不到女娲大神和伏羲大神的庇佑。也就是说但凡修炼五行元素者,不入修炼馆修炼而达到二级水平,要么暴病而亡,要么会疯疯癫癫。这也是水雨泽这样的世家子弟也要进入修炼馆修炼的原因所在。

     九州大陆数千年来,常有狂妄不信之人以身试则。结果大多修为水平突破不了一级,鲜有突破者也会莫名其妙的发疯或身亡。因此在九州大陆,但凡想要修真,皆要进入五行炼馆。若是无法通过选拔进入五行炼馆,也就不会走上修真之路。

     众学员听得王崧羽的宣布,喜悦之情跃于言表,纷纷欢呼雀跃。此番情境王崧羽每两年就得进行一次,于他而言就是按部就班完成任务一般,但他也能理解众人的情绪,待他们欢喜之后,才说了一些努力修炼之类的勉励话语。

     王崧羽讲完话后,张翼道:“入馆仪式到此为止,现在我给你们介绍几位修师。这位是赵宏文修师,这位是陈立伟修师,这位是郑凡梅修师,这位是邵正豪修师。”

     四位修师朝众学员点头示意。赵宏文生得高大威猛,陈立伟看上去却有些虚弱,郑凡梅是个中年女性,邵正豪则是个一脸正气的男子。四人年纪看上去都是三十多岁样子。

     张翼又道:“四位修师皆是双元素修真者,除了主修木元素之外,每人又修炼金、水、火、土四元素之一。刚刚举行的入馆仪式,四位修者已将自身之血融于三牲血中。现在诸位站在原地别动,请四位修者挑选诸位所属修院。”

     寻枫轻声嘀咕了一句:“单凭一滴血就能识辨属于哪个修院么?”

     文博道:“当然可以。四位修者之血分别代表了金、水、火、土四种元素属性,咱们谁与哪种元素有缘,就会显示哪种元素特征,修者就能看出来啦。”

     寻枫点点头,心道:“不知我和哪种元素有缘?老爹说我体内多金,那应该是和金元素有缘了。”

     一会儿工夫,四位修师已挑选完学员,却剩下寻枫和杨疏影两人没有被选中。两人不知所措地站在草坪上,旁边站着陈立伟、郑凡梅赵宏文三位修师。

     两位学员对三位修师,王崧羽和张翼看不大明白。王崧羽三位修师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选了?”

     陈立伟指着寻枫道:“这位学员按元素指引,是金元素应到我白虎木院,不过郑修师有不同看法。”

     郑凡梅也指着寻枫道:“我有感觉这位学员土元素之力非常强大,虽然感觉上有些奇怪,但应到我腾蛇木院为好。”又指着杨疏影道:“按元素指引,她应到我腾蛇木院,不过赵修师有不同意见。”

     赵宏文神情有些尴尬道:“馆长,这两位学员我都能感受到水元素之力,按理说都应该到我玄武木院,谁知两位修师都有感受到他们身上不同的元素之力。”

     王崧羽略作沉思,然后道:“这也不难办,你们三个院现在分别是多少学员?”

     陈立伟道:“二十九。”

     郑凡梅道:“二十九。”

     赵宏文道:“三十……”他知自己木院学员已满,不可能再争得寻枫和杨疏影,只是觉得他们身上的水元素之力不弱。他怎知这是北冥净水的缘故。

     王崧羽对赵宏文道:“你木院学员已满,还在这里凑热闹?赶紧去招待你腾蛇木院去。”又对陈、郑两人说:“每个木院皆是三十人,你们两个木院都差一人,这个叫寻枫的便去白虎木院,杨疏影就去腾蛇木院。”

     这的确是最佳分配,众人皆无异议。其实不用王崧羽说,他们几位修师也都明白如何分配,只是想听听王崧羽对这两位学员所含的元素之力有什么看法,不想王崧羽什么也没多说。

     寻枫暗自惊奇:“为何身具金元素、水元素和土元素,就差火元素否则就是五元素俱全啊。难道我有什么特殊之处么?不过入了白虎院就好,修炼金元素更加方便。”

     他心情疑惑,随着陈立伟入了白虎院中。听得郑凡梅低声自语:“土元素之力为何这么澎湃?似乎又一点土元素的气息没有,真是奇怪。哎,不入我院真是可惜了。”

     分院结束后,众学员分列在四位修师修者身后。张翼一一作了介绍,赵宏文为玄武木院修师,陈立伟为白虎木院修师,郑凡梅为腾蛇木院修师,邵正豪为朱雀木院修师。

     张翼简略介绍完后,几位修师又对本木院讲了些话。待所有流程结束时,夜风吹拂、皓月当空,已经快到九点。

     寻枫寻得杨家姐妹与林袖,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杨疏影分到郑凡梅的腾蛇木院,林袖分到邵正豪的朱雀木院,而寻枫则与杨霜蝶和文博则分到陈立伟的白虎木院。

     几人如愿进了桃城木馆,心情大好准备回宿舍。林袖见寻枫似乎兴致不是很高,道:“在想什么呢?”按寻枫的性格,此时话应该最多的一人。

     寻枫叹道:“我跟那个小胖子文博分到同一个木院也就罢了,关键还分到同一个宿舍,真是倒霉啊。”

     杨霜蝶道:“这有啥不好的呢?文博好歹也是老乡嘛。你不喜欢那个小胖子?”

     杨疏影道:“寻枫恐怕是因为文博挤占了蓬东名额的缘故吧。其实你不知道,文博自己非常不喜欢修炼,都是他爹爹逼他进入桃城木馆的。”

     寻枫道:“还有这样的事,怪不得那天通过选拔之后,反而看他不高兴的样子。哎,想修炼的选拔不上,不想修炼的却被逼着上。这世道啊……”

     杨霜蝶道:“文博还是蛮可怜的嘛,逼着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他就喜欢看乱七八糟的书,听他讲故事还挺有趣的。”

     寻枫心想:“蓬东这事倒也不能怪文博了,希望小东子两年之后能如愿选拔上。”又道:“你们都见到舍友了吗?”

     林袖道:“见倒见着了,不过就打了个招呼,名字都还不记得。”

     杨霜蝶道:“当然见着啦。我跟你们说,我宿舍有一个姑娘,很漂亮耶……”

     此时时辰已晚,学员大多回到宿舍去了。杨疏影知她妹妹说起趣事怎么也得说上一段时间,便打断道:“好啦,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罢,明天就得修炼咯。”

     杨霜蝶被杨疏影拉着朝女生宿舍走去,杨霜蝶扭着头说道:“明天你们见着了可别看呆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