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桃城木馆
    桃城木馆开学的日子均为七月十五。

     中午过后,东林广场上十八位东林镇木元素的精英齐聚于此。杨谦代表东林镇管理委员会简短说了几句勉励之话,众人皆是第一次远离家乡,都在和父母告别,也无人在意杨谦说什么。

     寻枫不见老爹相送,心里有些失落,在蓬东面前倒不便表露。他拍着蓬东肩膀道:“东子,在东林镇也好好修炼,两年之后咱们还是在桃城木馆一起修炼。”

     蓬东龇着牙道:“再修炼两年我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去桃城木馆了你们可要罩着我呀。你也要好好修炼,争取超过那个曹俊楠!”

     寻枫点点头:“都好好努力,我们走啦!”虽然短期内不可能超过曹俊楠,但他想着只要比他多用功,总有一日能够超越他!

     通过考核的东林精英由东林镇派出的护卫队护送前往桃城木馆。寻枫观察了一下一起出发的十八个人,仅认识杨疏影、杨霜蝶、林袖,还有曹俊楠和文博。其余的十二人都不认识,除了一位看上去衣着普通之外,其余十一人都是衣着华贵。心中暗自庆幸:“我这样的家世能够走上修真之路,真得感谢疏影爹爹。”

     一路上他和杨家姐妹、林袖三人同行,有意避开曹俊楠,偶有几次眼光相接,曹俊楠眼里也尽是鄙视之色。他却丝毫不在意,想着那日曹俊楠在江里的惨状,心里乐个不停。

     那日在曹家桥遭人袭击,曹俊楠又愤怒又害怕。曹家将东林镇翻了个底朝天,也未曾寻到行凶之人,仅从桥上断木的痕迹判断对方是位火元素修真者。

     桃城鲜有火元素修真者,而东林镇距离火部落梅城又非常之近,因此曹家认定凶手当是梅城之人。奈于自身实力孱弱,无法去梅城寻仇。但经此事之后,曹家上下对于离火部落之人,大生厌恶之情。

     傍晚时分东林镇一行人到了位于桃城南边的桃城木馆。桃城木馆依山而建,位于山坳之中,可以说是四面环山。馆内之中又有一座名叫中山的小山,将桃城木馆分为东馆和西馆。平时两馆鲜有往来,一馆修真者毕业,则新生便入该馆修炼。前段时间西馆的修真者刚举行完毕业典礼,因此寻枫他们这届便在西馆修炼。

     桃城木馆大门修建极有特色,是从一座小山之间开凿而来。当年奉命来桃城择址建馆的巫觋,来到此处见群山环抱、木气醇厚,暗含天地之气,便开山造门,建此木馆。

     山门上“桃城木馆”四个大字笔走龙蛇、力透石壁,又不失洒脱之意,极富仙气之感。四个大字周围长着许多青苔,也不知这山门开凿了多少千年。

     山门前仅有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头看守,他确认了东林镇众人的身份后,便放其进门。山门实则是个山洞,长有十多米。此时已是盛夏,但众人一进山洞,便感到凉意袭人。皆想此洞若用来消暑,端的是不错。

     众人进了桃城木馆西馆,此时已是饭点,吃完晚饭后,第一件事便是分配宿舍。

     桃城除了主城之外,一个还有五个镇,每届学员一共有一百二十名。此次男学员有九十六人,女学员二十四人。每个房间住四人,一共三十个房间。

     女学员分为六个房间,房间名分别为戊一房至戊六房。杨疏影在戊三房,杨霜蝶在戊一房。男学员分为二十四个房间,房间名为甲乙丙丁与一至六数字组成。寻枫与文博分到同一个房间丙三房,林袖分到乙二房。

     寻枫和文博找到丙三房,另外两个舍友已经在房里收拾东西。一人叫刘健柏,为人健谈,与寻枫一样不是富家子弟。另一人叫孙明杰,有些孤傲,是桃城里的权贵人家。寻枫与两人打过招呼,放好东西后,便听见“铃铃铃”的声响。

     进屋时他便发现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彼岸铃,跟东林会馆里的彼岸铃一样。铃铛响起后,从彼岸铃里传出了一个声音:“请各位学员马上到木馆东边大草坪处集合。”

     桃城木馆西馆南北走向,最北边后山处是教官办公居住之地,西边是学员房间,中间是修炼木元素的院馆,东边便是大草坪。大草坪周边有许多参天大树,从大草坪向东穿过一小片树林后,便是与桃城木馆东馆交界的中山。

     大草坪四周种着许多高大的枫树,中央有一座颇具年代感的古塔,塔身不高,仅容一人入内。古塔周围有八根不知什么材质的木条牵引着,深深插入在大草坪里。

     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在古塔前方拴着一只猪、一只牛、一只羊。寻枫正寻思着猪牛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时,旁边的文博说道:“可怜的小羊,等会儿就要被宰了。”

     他一直觉得文博是靠关系挤掉蓬东进桃城木馆,所以对文博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虽好奇活生生的羊为何会被宰,也忍住不问。

     待所有学员在大草坪上站好,一位干练的中年男子首先说道:“各位学员,请安静。首先,欢迎你们来到桃城木馆修炼。我是桃城木馆的总管事张翼,大家称呼我张管事或者张叔即可。这位是我们桃城木馆的馆长王崧羽王馆长。”

     王崧羽头发有些微白,面留长须,着一身白色长衣,一副仙风道骨模样。一见之下便知是得道高人,让人好生敬仰和亲近,众人心中无不叹服:桃城木馆馆长果然不凡!

     他面带笑容说道:“各位学员,当你们踏入桃城木馆之时,你们便是桃城木馆之人。桃城木馆以培养木元素修真者为己任,望你们日后学有所成时,能够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王崧羽说完顿了顿,又道:“桃城木馆秉承祖训,对于入选者不收取分毫之财,只是日后若有需要的时候,你们须得为桃城木馆办事一件。这个规矩想必你们参与考核之前就已经知晓。此时再确认一番,若有不认同者,现在可退出,明日木馆会遣人送你们回去。”

     对于这个规矩众人皆知,寻枫暗忖:“这个规矩不知是谁定的,修炼馆是至高无上的巫觋所掌管,还需要我们办什么事呢?”

     桃城木馆自建馆以来,还未曾发生过有人因为这个规矩而拒绝入馆修炼的。而且桃城木馆对学员不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寻枫这样家庭条件的学员自是万利。

     王崧羽只是例行公事问一遍,见大家并无不同意,便道:“既然大家都同意木馆规定,那么就开始入馆仪式。”

     众人对入馆仪式,又是紧张又是好奇。毕竟一旦完成入馆仪式,就算踏上了修真之路,从此就是九州大陆的修真者。此刻对于众学员来说,当是人生非常重要的时刻。

     众人在底下交头接耳,互相议论着入馆仪式。过了一会儿,张翼看了看天象,对王崧羽道:“馆长,七时已到。”

     王崧羽点点头,神情严肃吩咐道:“祭三牲!”

     听得馆长威严洪亮之声,众人皆静了下来。只见两名木馆之人,一人托着一个大碗,一个手持一把利刀。手起刀落,三只活生生的猪牛羊一刀便被杀死,取得了一大碗三只牲畜的鲜血。

     看着井喷的鲜血和听着惨叫地喊声,许多学员皆是惊恐不已,尤其是一些女学员,对于这样血腥的场面更是目不忍视、耳不忍闻。幸好这个过程对于木馆之人非常熟悉,一会儿就搞定。

     张翼示意大家不必害怕,道:“大家跟着馆长一起祈祷。”

     只见王崧羽举着大碗,领着众人朝西北方位,跪拜在地。虔诚道:“女娲大神,捏泥造人;伏羲大神,教化众生。五行元素,降于人间;修真之道,请赐诸人。”西北方位有座山叫不周山,正是女娲大神与伏羲大神仙逝之地。

     众人跟着王崧羽齐齐跪拜在地,一起吟唱,一时间整个桃城木馆上下显得庄严肃穆,众人心中更是充满敬畏之情。吟唱完后,王崧羽又念着许多众人听不懂的话语,然后朝西北方位拜了九拜,方才起身。

     众人纷纷起身,这时却无人喧哗,仿佛心中和脑海都被女娲大神、伏羲大神赐福过一般,感到温暖、安宁、虔诚。王崧羽负手而立,看着他们神情甚为满意。

     又过片刻,张翼看了看天象对王崧羽道:“馆长,马上就到七点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