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途中遇袭
    东林镇紧挨着梅城,有一条小商道通往,走个大半日便能到达。路上,寻枫还在回味刚刚在茶楼里惊心动魄的打斗。他羡慕道:“水大哥,你们都好厉害啊。”

     水雨泽笑道:“你们年纪尚小,等到跟我一般的时候,修为自然高了。说到这我还佩服你们俩,年纪这么小就敢到另外一个部落。”

     寻枫和杨疏影两人心中坦诚,便将昨日遭遇一一道了出来,只是略去事关重大不足外人道的白虎铁盒没说。

     水雨泽听罢心想原来是北冥之水之故,怪不得我和三叔均觉两人与水元素大有关系。说道:“三瓣桃花和北冥净水皆是不世之宝,你们俩福分不小,竟能同时得之。”

     寻枫打趣道:“估计是将前十多年的运气都用在了昨日上罢。”

     杨疏影笑道:“那也很好呀。”四瓣桃花未被李煜觉夺去,寻枫通过木元素选拔考核便大有希望,她自是心中欢喜。

     水雨泽道:“寻常人只怕一辈子的运气用在一起也得不到其一。”说完他轻摇扇子又道:“你们看看后面有何古怪之处。”

     寻枫和杨疏影扭头,只见二三十米开外几个人鬼鬼祟祟地混在一队商队里盯着自己。被发现后,匆忙低头垂眼或左顾右看。

     寻枫问:“有人跟踪我们?”

     杨疏影担心道:“真被三叔说中了,有人在跟踪咱们。”

     “几个小罗罗罢了,不必担心。你们俩先走,我去去就来。”水雨泽对他们俩说完,身形一闪便折了回去。一会儿就听到四五个惨叫声,刚那几个鬼鬼祟祟之人都被水雨泽放倒在地。只见他又质问了两个人,这才飘然而归。

     水雨泽收拾了跟踪之人,心情大好道:“那几个人果真是李浩仁派来跟踪你们的。三叔这个老狐狸,果真说的不错。”

     寻枫眼里充满崇敬之色道:“三叔眼光如炬、料事如神,真叫人佩服,否则日后我们必遭李家迫害。”说完和杨疏影心里均觉有些后怕。

     水雨泽摇了摇扇子说道:“三叔十岁就跟着我爷爷走南闯北,九州大陆处处都有他的行迹。像外购粮食之类的差事,都是我三叔来办,江湖经验焉能不丰富。”他见寻枫两人年小无知,又叮嘱道:“以后你们行走在外,财物须得好好藏着。这财一外露,便会招致许多人地垂涎。”

     寻枫和杨疏影点点头,经过此事也明白了这个道理。总之行走在外一定要低调要小心,尤其是自己实力很弱的时候。

     水雨泽道:“这次我和三叔从北一路南下,遇见不少打我们主意的人。”

     寻枫道:“水大哥和三叔那么厉害,他们真是自讨苦吃呢。”

     水雨泽摇摇头道:“那些都是修为不强的人,若是碰上修为高超者就得吃亏。今日三叔若是晚一步出手,我就得在李浩然手下吃亏。三叔常跟我说,修为好实力强是一种本事,防微杜渐、未雨绸缪也是一种本事。”

     寻枫和杨疏影点点头。经过今日之事,两人可谓收获不小。尤其是寻枫,以前在东林镇整日跟老爹搬个小板凳在街上算命,啥真实本事也没学到。巧言令色、油嘴滑舌倒是学到了不少。像水雨泽和李浩仁这样高水平的打斗,他是第一次见识,估计整个东林镇也没几个人见过。

     一路上他显得心事重重。想到上午面对李煜觉时,自己和杨疏影无助的情境,更是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在外面行走就是弱肉强食,只有修炼水平高,才能不受欺负,才有能力像水雨泽一般帮助别人。

     正当他想得入神之际,忽听水雨泽道:“你们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宝贝?又有人来追杀你们啦。”不待寻枫和杨疏影反应过来,他又道:“你们在路旁躲起来。”

     这时寻枫也感受到一股金属般的萧杀之意袭来,他拉着杨疏影跳入路旁的草丛之中,一颗心却怦怦直跳,停也停不下。躲在草丛中方知皆因来人杀意太浓之故。

     水雨泽回过头,只见一黑衣蒙面男子骑着一匹快马朝自己冲过来。他想:“来者只有一个人,应不是李浩仁的人,却不知是谁?我既与寻枫两人相识投缘,今日不管来者何人,也得一管到底!”

     水雨泽扇子一挥,数道水滴朝马脚打去,马儿吃痛顿时嘶叫起来。黑衣人两脚一蹬马鞍,高高跃起,拔出佩剑朝水雨泽头上劈去。一道由金气形成的凌冽剑气,如狂风一般袭向他的头顶。

     水雨泽心中大惊:“好强的剑气!梅城怎么会有如此修为的金元素修真者?看他样子不像是来抢夺宝物,反而像是冲着我来,欲置我于死地!”

     他来不及多想,一侧身堪堪避开剑气,衣角却被斩掉一截。水雨泽奋力挥动扇子,顿时水浪滔天,沧浪之水汹涌奔腾而去。蒙面人立于水浪之中,却是身形稳健毫无惧色,挥动数道金气之剑,斩得水浪七零八落。

     水雨泽眼见自己奋力一击,竟如此不堪,心想:“他的目标不是寻枫和疏影,修为又远在我之上,不如我先逃为妙,寻得三叔再作打算。”他想到此处,双足一跃,欲夺马逃走。黑衣人哪容他夺马而去,一道剑气平平斩出,马儿四条腿齐齐断掉。马儿嘶叫不已,早将路上行人惊得落荒而逃。

     水雨泽始料未及,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还未回头看黑衣人,便已感到一道剑气向自己后背斩来。水雨泽心道:“今日命休矣!可怜,至死还不知死于何人之手!”

     路旁的寻枫见黑衣人斩马,便料到他会趁水雨泽摔于地上时取他性命。寻枫一见他挥剑,岂能见死不救?他冲出草丛,推起一辆被遗弃的小推车,朝黑衣人撞去。

     黑衣人本欲一剑斩死水雨泽,突然见一人推车撞向自己,只得收起剑气,挥剑斩向寻枫。不料蕴含金元素的剑气斩到寻枫身上,竟被震开,反噬了黑衣人一击。黑衣人“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水雨泽何等机敏之人,发现剑气并未斩到自己,马上回头朝正欲逃走的黑衣人挥出一道水柱。黑衣人被水柱击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脚步却不停歇,几个起落已逃得很远。水雨泽起身追了几步,发现黑衣人已消失在茫茫草丛之中。

     杨疏影扶起寻枫,眼泪欲滴:“你没事吧?刚刚吓坏我了。”她见黑衣人剑气斩到他身上,原以为要血溅当场,已吓得六神无主、花容失色。

     寻枫见她关切之意溢于言表,心中甚是感激。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胸闷。”他摸了摸胸口,发现铁盒十分滚热。心想应该是铁盒替自己抵挡了黑衣人的剑气。

     这时水雨泽已返身回来,他左手搭在寻枫右肩上。道:“多谢兄弟救命之恩!”

     寻枫见他说得如此郑重,忙道:“水大哥言重了。你是帮我们才置于危险之地,你有危险,自当舍命相救。”

     水雨泽摇摇头道:“实不相瞒,刚刚那黑衣人的目标是我,并非你们。”

     寻枫大感诧异,原以为是李浩仁又派人前来夺宝。他问:“水大哥,可知黑衣人是谁?为何要杀你呢?”

     水雨泽摇摇头:“那黑衣人金元素修为很高,既然蒙着脸就不想被我瞧见面目。至于为何要击杀我,还得回去请教三叔。”

     寻枫道:“那人身携宝剑骑快马,又黑衣蒙面,不像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啊。水大哥,你在明他在暗,一定得查出来,不然暗箭难防。”

     水雨泽道:“不错。我和三叔昨日才到梅城,今日就被人盯上。定是瞧我落单了才下手,若我跟三叔在一起,纵是几个黑衣人一齐来也不惧。”

     杨疏影担心还有敌人追来,说道:“咱们赶紧赶路罢,进了东林镇黑衣人就寻不到你的踪迹了。”

     水雨泽道:“黑衣人一击不中,又身受重伤,想必不会再出手。”他见寻枫生生受了黑衣人一道凌厉剑气,现在却一点事也没有,心中暗奇。问道:“刚刚你是如何黑衣人受伤的?”

     寻枫心想:“白虎铁盒既是金元素属性的宝物,能够抵挡金气形成的剑气也说得通。只是之前没说铁盒之事,现在再说出来只怕水大哥见怪。”于是不谈铁盒,道:“刚才黑衣人劈了我一剑,然后就看见他被自己的剑气伤着了。”

     水雨泽知他木元素修为极低,必是身上有宝物才能让黑衣人反噬自己。他也不点破,只是随意说道:“真是奇了。兄弟必是受到女娲和伏羲大神的眷顾。”想到刚刚命悬一线之间,又道:“你修为这么低,却敢冲出来与黑衣人相斗,不怕死吗?”

     寻枫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若为情义而死,死则死耳,何惧道哉?”这些话虽是从书袋先生说书处听来,却也是他心中所想。不过这时候再回想刚刚的情形,倒还心有余辜。

     水雨泽忍俊不禁道:“好一个为‘为情义而死’!我果然没看错人,兄弟的情义为兄记着啦。咱们赶路罢。”刚刚虽危险至极,此时却是心中畅快。经此一役水雨泽自是对寻枫刮目相看,情谊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