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浮生误(5)
    圣诞那天,街头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姚周南带她去了他在旧金山的家,季妍在异国他乡第一次吃到了一顿最有家的氛围的晚餐。

     像大多数寻常的人家,在节日丰盛的晚餐后,一家人围拢在客厅边看电视边说话。饭后,姚周南的父母也拉着季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絮絮低语。他们都是慈祥而亲切的人,令季妍想起了自己远在北京家里的父母。姚妈妈讲起儿子小时候,欢喜地拿出几本家族相册给季妍看,其中有一本都是姚周南小时候在台湾时的照片,从出生时可爱的小婴儿一直到七八岁时清俊的小男孩。季妍沉默地一张一张地看下去,忽然手一抖,相册沿着她的腿滑落到地。

     姚周南拾起相册还回自己的母亲。

     姚妈妈拿着相册对季妍感慨:“小时候容易拍照片,长大了他就不肯随便拍了,照片就少了。”

     季妍笑,仍然没有说话。

     新年的前一天,姚周南带她去了距离波士顿不远的Newport.他在早上出发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她是去哪儿,只是在她问到时笑着说秘密。季妍早已答应和他一起过新年,她也愿意跟着他去任何地方。一直到路两旁的风景越来越熟悉,她才终于记起来是那个海边小城。

     距离他们春天在这里相见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她也过了二十五岁的春天,迎来了二十六岁的冬天,而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姚周南看出来她已经知道了,笑道:“那天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季妍何尝不是如此。虽然在普林斯顿,她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她,可是他们真正的相识是在这里。

     因为要在这里停留一天,一起迎接新年,所以他们这一天过得很悠闲。

     午餐后,他们牵着手在海边走了很久。到后来,那条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浪花拍打岩石,海浪声声,天高云阔。姚周南怕她冷,不时把她的手包裹在自己手心里呵气,然后放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其实季妍并不冷,虽然是在冬天,可是天气好,他握住她的手,太阳照在他们的身上,只觉得温暖。

     很多很多年后,季妍还记得那天下午海边的太阳和那条幽静的长路,她的手心里还遗留有他手心的温暖。在他握住她的手时,她只希望这条悬崖峭壁上的临海小路能够没有尽头,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天之涯海之角。

     记忆就在这里定格成了一幅永久的画面。

     那一天的后来,季妍一刻也不愿和他分离。

     他们一起站在山路的尽头,看着夕阳坠落在海的那一边,远方的钟塔在太阳最后的余晖里仿佛矗立在天边。吃饭的时候,他去洗手间,她都下意识放下餐具站起来。他忍不住笑,可是直到他回来时,她的视线还是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晚上他们手牵着手和迎接新年到来的人们一起聚集在教堂前的广场上,在欢声笑语里,听到新年的钟声响起。那一刻,他们情不自禁相视而笑,不约而同地互相说:“新年快乐。”

     回到了酒店房间,季妍也不肯松开他的手。她像个小孩似的,紧紧攥着他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连声音里都是浓浓的渴求:“周南,我们一起看新年的日出,好不好?”

     姚周南怎么拒绝得了这样的她。他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连声说:“好好好,我们一起。”

     姚周南订的是套房,原本是有两间睡房的,可是季妍不愿意去自己的卧室,她的理由是担心自己睡过头错过日出。姚周南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这么缠人,可是他心里欢喜,也不愿意和她分开,乐得纵容她。

     结果他们手牵着手头并头躺在一起。

     “妍妍,明年的新年我们还是一起到这里来。”姚周南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欢喜和满足。

     这样的时刻,对他来说无疑是甜蜜的。和她一起在海边散步,迎接新年,在新年夜里手牵着手躺在一起。她就这样一直在他身边,所以他也忘了要她回答。他絮絮地讲起这些年自己是如何度过新年的,告诉她自己年后的安排,未来的计划,当然那里面都有她。

     最后,他起身关掉睡房的灯,在黑暗里拉起她的手亲吻,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被子底下本来就是暖热的,他胸口的体温也透过睡衣传递到她的手心,和着他手心里的温度一起温暖了她。

     季妍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是温热的,可是眼泪却悄悄地流了下来,是深深的触动,却还夹杂着酸涩的不舍。

     他让她知道,一个男子如果真心要呵护一个女子会是这样克制而深情。

     他低声说:“闭上眼睛睡觉吧,等会儿我叫醒你。”

     季妍在他轻柔的声音里慢慢闭上眼睛。

     他以为她闭上眼睛是在睡觉,可是一直到他在熹微晨光里松开手下床,她都清楚地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

     新年的朝阳在海的那一边缓缓升起,他们手牵着手在峭壁之巅临海而立,看霞光染红了涟漪的海平面。

     大自然的美,直令人震撼无言。

     这是季妍平生第一次看日出,和他一起。她想,无论以后自己在哪里都会永远记得这一刻。

     她沉浸在巨大的哀伤里,直到耳畔响起他的声音:“妍妍——”

     季妍慢慢地回头,她怕太快了这一刻会很快过去。然而时光不可能停留,无论她再怎样慢,视线终于还是定在了他的身上。

     他握住她的手退后一步,慢慢地单膝跪地,摊开另一只手心,举起一只戒指。

     季妍怔了一下,然后听见他的声音传来:“妍妍,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定定地看着他举起的那只古旧的红宝石戒指,半晌后才想起那也许是他的家传之物,现在他这么虔诚地要交给她,可是她不配。

     他总是把最好的都给她,什么都送到她面前来,可是她没有那么好,她不配得到他的深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抽出自己的手,平静地说:“对不起,我虽然没有结过婚,但是有一个八岁的儿子。”

     纵然她想过无数次这一刻,在一次又一次的沉默里也想过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离去,可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了,她也只剩下了绝望后的平静。在这样的时候,季妍恍惚想起了前几天看见的相册照片上的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她的儿子也是七岁,现在过了新年就是八岁了,和照片上的那个小男孩一样大,一样眉目清俊。

     他一呆,定定地望着她,拿着戒指的手渐渐垂下。

     她笑,男人还是会在乎吧。这几乎是在她的意料之内,她从来都不敢奢望,可是她看着他呆愣的脸,却宁愿自己从来没有遇见他,那么这一刻他就不会这样难过。

     季妍痛彻心扉,却只能看着他笑:“周南,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假如我知道会在这里遇见这么好的你,那么我宁愿你从来也没有看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