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牡丹灯笼(10)
    听着蓉郡主兀自絮絮叨叨,梁旻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烦乱。他按捺下心里想摔笔的冲动,将笔搁在笔架上,说道:“郡主,能安静一点吗?”

     蓉郡主有些委屈地看着他,说:“旻哥哥,你是烦我了吗?”

     梁旻有些不耐应付她,说道:“我希望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准备考试。”

     蓉郡主乖巧地点了点头,“那我等旻哥哥考完再来看你。”

     梁旻点了点头。蓉郡主咬着唇,幽怨地看了一眼梁旻,但是梁旻显然是没有注意到。她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曲映居。

     但是在她离开曲映居之后,脸上的乖巧之色变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阴沉之色,眉宇间隐隐带着戾气。回到王府她居住的院子把博古架上的东西摔得一塌糊涂。

     “是谁惹我们家蓉蓉生气了?哥哥替你教训他。”收到消息的世子匆匆赶来,看到一片狼藉的屋子,说道。

     “没事。”蓉郡主扭过头,别扭道。

     世子是早就知道他妹妹的行踪,自然猜出原因。看着他妹妹别扭的模样,笑道:“蓉蓉,等梁公子科举完你再去找他比较好。现在却是不是时机。”

     蓉郡主恋慕卫国公府的梁旻在兴王府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兴王府不但没反对,反而乐见其成。特别是兴王爷,他非常欣赏梁旻的才华,而梁旻的家世也配得上他女儿。

     “哥,你胡说什么呢!”被说破心事,蓉郡主气急地一跺脚,脸色羞红。

     “好好,我不说。”世子笑道。

     “不理你了。”蓉郡主急急走出屋子。

     “把屋内整理干净。”世子对着下人吩咐道。

     ※※※

     一个月过后,殿试结束。梁旻殿试中考取第一名,被皇帝钦点为状元,授翰林院修撰,设恩荣宴于礼部。那一年,梁旻二十三岁。

     一个如此年轻的状元本就罕见,况且梁旻家世煊赫。更加重要的是,梁旻此时尚未娶妻。这让许多人都打起了梁旻的主意,甚至皇帝都表示要将公主许个他。梁旻不动声色地拒绝了众多的议亲。

     回到曲映院,梁旻开始提笔写信。

     离开杭州府已经好几个月了,他想孟文谦,恨不得现在就能回去。信很长,写了一沓纸。

     “三月不见,甚念。”他收笔前写在最后一行字。他不能让人知道他和孟文谦的关系,所以即使思念成狂,写在笔下也就只能用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了结。

     “文谦——”他看着桌上的信纸,低低叹道。有时候,他多想放下肩上的家族责任,同文谦一起离开,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就他们两个人,没有世俗的偏见与纷扰。只是太多的身不由己,他不能做到一走了之。

     自梁旻殿试结束之后,蓉郡主频频到访。虽然梁旻对她态度冷淡,但是她却每次都会兴致勃勃地过来。因为梁旻很少回应她,所以她几乎就是在梁旻身边自言自语,即使是这样,她依旧乐此不疲。

     兴王也时常邀请梁旻去王府,言语间暗示明显,甚至还同卫国公说起。虽然梁旻很厌烦,却很难推拒兴王邀请。

     几个月来,京里里一条流言长盛不衰。

     ——据说当今圣上看重新晋状元,欲赐婚他与遂宁公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蓉郡主知道消息,在跑马场与遂宁公主相遇时鞭子不小心抽到了遂宁公主,刚巧不巧抽到了公主的脸。

     这条消息显然是有心人故意让传播。流传几个月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蓉郡主心仪梁状元。这让那些觊觎梁旻的达官贵族有些顾虑,毕竟蓉郡主凶名在外,是一个连公主太后账都不买的跋扈郡主。再者看兴王的态度显然也很中意梁旻,而兴王权倾朝野,就连皇帝都忌惮,没有几个人敢同兴王起冲突。

     即使梁旻态度冷淡,但是蓉郡主越挫越勇,更加频繁频繁地往卫国公府跑。

     这一天,蓉郡主手里拿着一盏灯笼跑进曲映居。

     “旻哥哥,你看看这盏灯笼。”蓉郡主献宝似的将灯笼放在梁旻的案头,“是不是很美。”

     “嗯。”梁旻淡淡应着,目光甚至都没有扫那盏灯笼一眼。

     “不准敷衍我。”蓉郡主撒娇似的拉住梁旻的胳膊。

     梁旻皱了皱眉,将手臂从蓉郡主手里抽了出来,“男女授受不亲,郡主自重。”

     “旻哥哥,你才不是这样迂腐的人呢。”蓉郡主不依不饶,然后继续道,“你看看这盏灯笼嘛,喜不喜欢?”

     她打算将这盏灯笼上面绘上牡丹在洞房花烛夜那天挂在床前,所以自然要先问问梁旻的意见。而且梁旻师从著名画师林之彦,林之彦擅花鸟画,梁旻深得其真传。如今这盏灯笼虽然精致,但是灯笼主体的琉璃面上没有任何字画,看上去无比单调。她打算让梁旻亲手在上面绘一朵牡丹。

     蓉郡主出生皇室,在她看来只有百花之王牡丹才能配得上她。这牡丹自然就是她的标志。

     “嗯。”梁旻依旧淡淡应着。但是蓉郡主却把这一声应声看成同意,兴致勃勃道:“旻哥哥,你看着琉璃板什么都没有,多单调。你画一朵牡丹在上面嘛。”

     见梁旻不回应她,她也不放弃。因为灯笼上绘牡丹的事,蓉郡主磨了梁旻整整两个月,最终终于磨得梁旻开口同意。

     梁旻看着案头的灯笼,有些晃神。因为蓉郡主的缘故,梁旻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这盏灯笼。如今当他仔细打量这盏灯笼的时候,他也不由地赞叹了一声。当初他以为蓉郡主不过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才会对这盏灯笼赞口不绝,而如今他发现这盏灯笼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就不想挪开眼睛。

     他拿起笔架悬挂的描金笔蘸了一些金水想要先画一个牡丹的轮廓。但是在他的笔触滑过琉璃面的时候,他惊然发现笔尖所过之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以为这只是他金水蘸淡了缘故,所以他重新将笔蘸了蘸金水,然后继续画。只是这一次同第一次一样,没有任何痕迹留在琉璃面上。梁旻换了笔,用砚台磨出的墨再次试了一下,结果同之前一样。

     他想起之前蓉郡主提起的那盏灯笼的来历,看着这盏灯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当蓉郡主来取这盏灯的时候,发现灯笼琉璃面上依旧是空白的时候,脸色阴翳起来。只是很快她又换了一副甜美的笑靥对着梁旻,问道:“旻哥哥,你不是答应我在上面画牡丹的吗?”

     “画不了。”梁旻的目光落在书上,连一丝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怎么会?”蓉郡主显然不相信。

     面对蓉郡主的质疑,梁旻没有解释,他本来就不想应付这个郡主。

     蓉郡主拿起梁旻笔架上的笔蘸了墨汁就朝着那盏灯笼上划去,只是让她惊悚的是她笔迹所过之处毫无痕迹!她反复画了几次,发现这不是偶然的时候,她的眼神已满是惊惧。她猛然将那盏摆在案头的灯笼给推了下去,沉重的灯笼落在地上,滚了几圈,琉璃碎了一地。

     “这一定是邪物!”蓉郡主惊恐地叫道,“那个人一定是故意给我的!我要把他揪出来碎尸万段!”

     梁旻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开口。

     这盏灯笼最后被曲映居的下人给收拾扔掉了。

     事后,蓉郡主大肆寻找那天给她那盏灯笼的人,弄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但是最终却不了了之,那人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任是蓉郡主掘地三尺也没有将人给找出来。

     ※※※

     转眼半年过去,还有两个月就是上元节。梁旻曾和孟文谦约定上元一定会回去。

     他的手伸进衣襟,拿出那块白玉平安扣紧紧贴着嘴唇。为了不让他人觉察,将近一年的时间,他给孟文谦才写过两封信。而他则一封回信也没有收到。

     他看着手里那块温润的平安扣,然后紧紧的将它握在掌心。平安扣硌得他手疼,但是他却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难道他们就这样一辈子见不得光吗?他们的感情,只能战战兢兢掩藏着。就连孟文谦受委屈,他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替他讨回公道。他痛恨这种无力感。但是他有太多的顾虑,他无法做到随心所欲。他心里向往桃花源,想携着孟文谦一起远离红尘纷扰,却只能在梦里才敢肆无忌惮的想。

     “等我。”梁旻缓缓松开手,看着掌心的平安扣,说道。

     半个月后,一道圣旨打乱了梁旻所有的计划。

     兴王上午进了宫,下午一道圣旨就传至卫国公府,赐婚蓉郡主与梁旻。兴王已经失去了旁侧敲击的耐性,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告诉了梁旻兴王府的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