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血色冥婚(10)
    门口的人走了进来,虽然外面下着雨,但是他身上却没有一点湿意。魏宁深虽然浑身动弹不得,但是他的脸正好对着门口,刚好能看到那个人影。

     当看清那人的时候,魏宁深楞了一下。那门口的人影正是裴炎华!他一身黑色西装,利落的短发,同这里阴森又中式的环境格格不入。

     裴炎华锐利的眸子看向裴炎君,神色冷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裴炎君微微一笑,如灼灼桃花,绚烂无比:“不,我是专门找来找你的。我找了你一千多年,而你——躲了我一千多年。”

     裴炎华低沉的声音冷漠至极:“我没有躲你。如果我知道你的存在,我一定不会留你到现在。”

     裴炎君的手从魏宁深衣服中抽了出来,舌尖舔了一下刚才揉捏魏宁深胸前凸.起的指尖,声音柔媚中带着挑衅:“只可惜,现在的你也奈我不何。既然来了,那就看着我和魏宁深礼成吧。”

     说完,他低头看着怀里的魏宁深,轻咬了一下魏宁深的耳朵:“好孩子,我们拜堂吧。”

     闷雷声持续轰隆滚过,外面雨声更加急促。

     门口的纸人像活了一样动了起来,笨拙地朝着堂屋走来。

     “一千多年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任性。”裴炎华冷定的声音响起,“我还以为你付出代价会聪明一点。”

     听到裴炎华的话,裴炎君忽然笑了起来,妖艳的眸子闪着肆邪又张扬的光:“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做让我后悔的事情。”

     裴炎华的身体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而在他倒下得一瞬,一个身影从他的身体了分离了出来:黑色广袖衣袍,用金线绣着繁复的暗纹,长发用玉冠束着,容貌昳丽,龙章凤姿。

     裴炎君看到那身影的时候,水墨描摹一般的眼睛有一瞬的恍惚,黑如夜色的眸子像是笼上了一层迷雾。

     裴炎华对着魏宁深淡淡道:“阿宁,过来。”

     魏宁深不受控制地朝着裴炎华走去。但是随后他就被一个力道紧紧拉住,无法前进。

     裴炎君五指紧紧扣住魏宁深的手肘,苍白的手,关节处泛着青色,他笑得妩媚,眸色阴沉,“亲爱的哥哥,今天是我和小魏成亲的日子,如果你砸场子,即使你是我哥哥,我也不会客气的。”

     他的眸子由黑色变成了血红色,苍白的脸已然变成了青灰色,原本华丽的红色袍子褪去了光艳的颜色,染上了大片褐色的血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血肉模糊。

     被他拉住的魏宁深吓得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但是他的身体却依旧不听他大脑的指挥。

     裴炎君阴惨惨地笑了起来,完全不见之前的绝代风华,只余疯狂。他暴涨的指甲狠狠地朝魏宁深的喉咙划去。

     魏宁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果然今天就是他得死期。

     但是等了一会儿,原本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想要看一个究竟,但是睁开眼睛之后,他却发现他已然不在那个阴森可怖的冥婚厅堂里,而是在他熟悉的客厅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魏宁深心里疑惑很深,但是没有人能给他解答。客厅里的一切同之前一样,电视机依旧是坏的,而防盗门也是反锁着的,簸箕还歪在垃圾桶边。

     但是离开了那间阴森的厅堂让他悄然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想居然能逃离。

     “阿宁。”低沉的声音自魏宁深身后传来。魏宁深猛然向后看去,只见裴炎华站在他身后,西装革履。

     “你——”魏宁深惊恐地向后退了几步,“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裴炎华淡淡一笑,周身的冷肃之感稍稍淡了几分,“对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个态度?”

     魏宁深见他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同之前那个裴炎君那一身血腥之色截然不同,胆子也稍微大了一些,说道:“那个裴炎君完全是冲着你来的吧。我完全是受你牵连。”

     裴炎华绕过沙发走到魏宁深前面,深邃的眼睛看着魏宁深的脸。魏宁深试图躲开他的目光,但是这种努力只是徒劳。

     魏宁深忍无可忍,说道:“你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的脸。”

     裴炎华伸出手,捋起遮在魏宁深额头的碎发,让魏宁深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你长得和以前一模一样,就连不安分的性子都和之前一样。”

     裴炎华的手触感温热,同裴炎君的冰冷完全不一样。但是见过之前裴炎华从这具身躯出来的模样,又想起之前部门经理和他说的关于裴炎华的消息,他就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活人。

     他的声音因为惊惧而有些变调:“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你在怕我?”裴炎华从魏宁深目光里看出了他对他的恐惧。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魏宁深喘着气,说道,“能不能求求你们放过我。”

     裴炎华放下手,漆黑的眸子依旧盯着他的脸,“不能。”

     魏宁深见状,破罐子破摔,大喊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不是我想要怎么样。”裴炎华的声音淡漠,“阿宁,是你告诉我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他暗沉的眸子对上魏宁深的眼睛,“我答应了你。而你却转眼就忘记了你的话。我找了你很久,而找到你之后,你却问我我想怎么样?”

     他抬起魏宁深的下巴,面色阴郁:“你说,我想怎么样?”

     魏宁深完全懵掉了,他结结巴巴道:“你……你的意思,我……我不懂。我根本就……不知道。”

     裴炎华冷冷地笑了起来,握住魏宁深下巴的手指也缓缓用力,“你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至少我是记得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魏宁深打了一个寒颤,但是他不能承认。一旦认了,这是缠着他一辈子的节奏。

     仿佛看穿了他心中所想,裴炎华放下他的下巴,语气依旧冰冷,“你以为你否认就能避开?”

     魏宁深不语。

     “亦或是——”裴炎华见魏宁深装鹌鹑,淡淡道,“你希望同裴炎君成亲。”

     想到那阴森森的厅堂,魏宁深身体抖了抖。裴炎华将魏宁深的反应看在眼里,“想好了吗?”

     “我不懂——”魏宁深的声音很低,“如果你指的这一切都是我前世的事情,那如今的我和以前的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个体。你和他共同的回忆,我统统没有。人死不是一切的结束吗?既然已经结束,不该开始新的人生吗?人世轮回,如果都守着一世,天地轮回岂不是要乱了套?”

     裴炎华的目光冷厉了起来,“你现在倒是什么都能说出口,以为轻轻几句话就能抹去一切?说要生生世世的是你,说要重新开始的也是你。”

     “我——”魏宁深觉得自己冤得很,前世的事情关他什么事,一个两个都来找他讨债。

     “阿宁,你必须学会适应我。”裴炎华周身的气息很冷,他缓缓开口道,“你有两个选择。”

     魏宁深抬眸看向裴炎华,他居然还有选择?

     “你可以选择活着,我用这具身体陪你。”裴炎华说道,“要么我取了你的命,我用本体陪你。”

     “我——”魏宁深想说他一个都不想选。

     “我更倾向后者。”裴炎华没有等魏宁深开口,继续道,“说实话,这具身体和我并不是完全契合。”

     魏宁深抖了抖,他还不想死……

     看着魏宁深的表情,裴炎华淡声道:“看来你喜欢前者。”

     魏宁深只能点了点头,他才二十五,人生才刚刚开始,他还不想死。

     “现在这间公寓还算安全,晚上不要出去。”裴炎华转过身,“明天来公司找我。”

     “你要离开?”魏宁深问道。他看之前裴炎华的样子,以为裴炎华打算时时刻刻盯着他呢。

     “我会给你自由的空间。不过你不用想着逃离,因为我已经找到你,你就逃不走了。”裴炎华补充道,“还有,裴炎君也找到了你。如果你想死,你尽可以逃走试试。”

     说完他就离开了魏宁深的公寓。裴炎君的出现不在他的意料之中,没想到裴炎君会回来。

     裴炎华坐在车上,手里握着方向盘。早知道裴炎君会化鬼,当初就该斩草除根!裴炎华眼里厉色一闪而过。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魏宁深终于松了一口气。裴炎华离开之后,他战战兢兢地待在公寓。公寓里很安静,再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他居然心里有些相信裴炎华。他说这间公寓现在还算安全,只要晚上不要出去。现在一夜无事。

     比起诡谲的裴炎君,他宁愿离冷肃的裴炎华近一点。两个都是千年老鬼,但是他无法逃开,只能二选一。

     魏宁深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觉得稍微轻松了一些。想了想,他拨了章元洲的手机,想要和他讲一讲昨晚的事情,顺便报个平安。

     但是手机呼了很久,章元洲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